安安

【王杰希x你】一个BE脑洞(正文《择日疯》)

暮汐:

【前面故事详请戳主页看《择日疯》,一个背景是北伐战争的谍战设定,微草是地下情报组织,王杰希是军官,女主是以翻译身份接近的,实际也是间谍】


王杰希得知柳非的死讯是从报纸的讣告上,这意味着长久没有消息的潜伏在电报局里的刘小别大约也凶多吉少了,毕竟许斌和袁柏清的死讯是他通过电报传来的。

袁柏清父亲的袁氏集团是被日本的商会打垮的,他逃离北平的速度不够快,中了埋伏;

许斌是被指认出曾是知名魔术师的助手,而那位消失了的魔术师,虽无明确证据,但确实与任职国民党少将的王杰希长相极其相似,因此他迅速被捕入狱,由于拒不交代王杰希去向并一口咬定高英杰与这些事毫无关系,受尽折磨一个月后就义;

高英杰,在许斌被捕后失去与微草的联络,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哪个角落做着什么,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柳非在战争正式打响后成为了战地记者,三天前在报道中被流弹击中,昨日不治身亡,讣告上是这么报道的;

而刘小别,两个月前再也没有电报传来,他是暴露了身份?或是警觉地中止了联络?有没有可能,是被限制了自由?你不知道,王杰希也不知道;

方士谦远走海外,他是仍孤身飘荡,还是已经与林杰会合?他所处的土地,是否已经燃起了战火?

王杰希有些迷茫,他被视为微草的救世主,微草的守护神,他也早已习惯将微草的一切背负前行,可是当他与微草的距离远到无法及时将他们护在身后,得到的就是一个又一个……

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这些消息给他带来的悲戚和无奈,战火四起,他们被分割在这片饱受蹂躏的土地上,失去联系,失去呼应。都说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可真身处这样的时局,有时王杰希真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接到这些消息。

过去无数时刻如走马灯般在眼前重现,那么多难捱的时刻啊,幸好还有你在身边,幸好……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你,轻轻在你唇上印上颤抖的一吻。

“对不起…”为他挡的那枚子弹击中了肺,剧烈的疼痛感让你连说这三个字都感到筋疲力尽。呼吸逐渐变得困难,鲜血不断从嘴角溢出,没有力气…想碰一碰他的脸…可是没有力气…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直陪着他啊……那些奔波辗转的岁月,他为了微草,为了信仰付出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你这些年默默陪着他,从无怨言,只恨时间太少,太少……

对不起呀,不能再陪你啦…
对不起呀,只剩你一个啦…
对不起……
我爱你……

王杰希感受着怀中人逐渐冰凉的身体,颤抖着张开了口,仿佛是要向你倾诉些什么,又仿佛是想哀声恸哭,最终发出的却只是快窒息般的抽气声,眼泪终于滑落,他抱着你埋头跪在地上的样子,其实与不计其数失去至亲至爱的人们,并无不同。

…… ……

多年之后,海峡对岸,一位记者轻轻敲开一栋老屋的门,那位年轻时曾令无数敌人头痛不已的间谍,令战场上的敌军闻风丧胆的将领,如今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像一只垂垂老矣的猫。皱纹间刻着这些年经历的风霜,眼皮像所有迟暮的老人一样耷拉着,曾经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大小眼的特征,终于也不再明显了。

她走近他,开始今天的采访。

和以往一样,被诊断为战争创伤的老人对她耐心地提问并没有对应的反应,当她终于放弃准备离开时,他却突然开了口。

她立即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很快发现他念叨着的是人名。

林杰
方士谦
高英杰
刘小别
柳非
……

她功课做得充足,知道这些是传说中微草的主要成员,只是从未得到过证实。她迅速地记录着这些被反复念叨的名字,直到他突然犹豫了起来,有些紧张地嗫嚅着吐出了另一个名字,一个从未被提及过的名字,一个女人的名字。

“她是谁?”她轻声问。

“翻译小姐…”他轻轻回应,那一瞬间他一直平静的脸上竟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但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有些惶然地微微摇头,眼睛里彻底失去了所有光彩,归于死寂。

记者小姑娘整理了笔记起身离开,路过卧房时忍不住看了一眼那并不算秘密的,一直放在床前桌上的牌位,“爱妻之灵位”,没有具体名字。对此外界众说纷纭,比较主流的猜测是将军早逝的爱人可能是大陆名门之后,或许和将军在他早些年当间谍的过程中也有所牵扯,将军不刻她的名字,是为了让她身后安眠,不受侵扰。

门被轻轻带上,阴影里的将军依然安静地坐着。

“我好想你…”

一声细语被淹没在今年最后的蝉鸣里,无人听见,无人应答。






不要方这只是作为番外的一个脑洞…正文会he的…

评论

热度(45)

  1. 安安暮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