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all叶】合宿 8

牧羊_:

1   2   3   4   5   6   7

叶修勉力看了王杰希一眼,叹了口气,在各种力量的帮助下站起来,弯着腰扶在栏杆上,脑袋里依旧是止不住的眩晕,嘴唇恢复了些许颜色,转身和节目组道了声歉。

刚才仿佛就要冲破喉口的呕意似乎被强压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此刻脸色一定差极了,不禁腹诽自己的体质真是愈发差的厉害,同时也庆幸坐一次就好,这样的“刺激”如果再来一次,他也不敢现象自己会是什么样。

叶修推开眼前的人群,张了张嘴,发出轻轻一声干呕。马上就人上来给他顺背,身上的衬衫紧贴在他的身体上,勾勒出消瘦的轮廓。


坐在长椅上,叶修半弯着腰,鼻子下方拿了一支节目组借的风油精保持清醒,不知名的却熟悉的味道,平时有些刺鼻,现下却闻着上瘾,不想离开这股清凉的味道似的。他身上披了一件三叶草外套,是摄像小哥早上晨跑用的。

对于节目组的起床时间这么早摄像小哥还有时间晨跑这件事,大家也都很震惊,不过正是因为太早,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气温低,外套厚了些,对浑身湿透的叶修来说却是正合适,t恤刚被风打个冰凉,紧紧贴在腰腹上,这样下去非逼出胃病不可,他把外套穿在身上,拉链一拉到头,身体裹的严严实实,一丝风都进不去。

“咱们先把旋转木马坐了吧?”

没吃没喝,中间吐了点胃酸出来,叶修倚在旁边黄少天的肩膀上歇了一会儿,虽然还是有些勉强,可旋转木马总是没问题的。

于是他点了点头,脱掉外套还了回去,“谢谢。”

拉拉扯扯又着了凉,叶修胃里隐隐地已经开始不舒服,他挑了个不用上马的小车,弯了腰往里面一钻,一坐,就低着头窝在那里不动了。

紧接着,就有好几个人也跟着弯腰低头钻进来,一脸美满地在他身边对面斜对面坐下。

旋转木马是给小孩玩的,这屋子本来就小,叶修坐进来都觉得窝囊,这时候挤了四个男人,膝盖都顶着对面人的膝盖。

“怎么都进来了…”他身体的温度这时候已经开始腾跃而起,五脏六腑都在燃烧,身体的皮肤被体内的热浪灼地滚烫,四肢无力,他还是没什么精神,趁着这会儿没开始录,把脑袋歪在车的壁上,车壁很凉,对于叶修额头的热度来讲却无疑杯水车薪,只是本能的好受一点而已。

木马旋转的速度很慢,耳边就是音响,能听到欢快活泼的儿童曲目在耳畔奏起。这可能是新时代的少儿乐曲吧,然而他已经二十九岁了。

木马起起伏伏,速度又十分令人愉快,小屋里虽说空气不如外边新鲜,可却挡住了一部分凉风,叶修两条胳膊挡在小腹,靠背挡住后腰,胃里的不适才没有加剧。

大约运行了半分钟,大家叽叽喳喳讨论完了这个BGM并十分深刻的反省了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后,黄少天开始了他的演讲。

“这多亏包场了,不然那肯定是人山人海啊,我十二岁的时候来过北京,我爸和我妈拉我去长城,要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前胸贴后背,但我那时候不高,啧啧,都什么味儿,人间疾苦!!还有大早上起来去天安门看升旗!人多,还下雨,都要困死了,心疼死升旗班了不过之后去吃麦当劳是最大的慰藉了…”

黄少天今天特别开心。

两圈旋转木马过后,叶修感觉剧烈的眩晕和头痛轻减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反胃和恶心,这种不适感似乎从大脑中的一个小点,蔓延开里,沿着神经、顺着血流,眼前的景物偶尔会模糊,隐隐的头晕残留在眼际挥之不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困顿。

“叶神把药吃了吧,”欢乐谷的人刚派人去医务室取了药,止痛片退烧药,一样也不少,“这有热水。”

叶修也不记得这是今天说的第几个“谢谢”了,他想起早上还和导演说有事一定找他帮忙呢,这下倒好,没帮上忙,反倒添了麻烦。

众人围在摄像机后边看前几个项目的回放,聚在一起,就像看比赛资料一样认真。

他们都是认真的人啊。

“咱们还有一个多小时,接下来的项目有过山车、激流勇进、还有大转轮,如果有剩下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

男导演站在人群外围,双臂环胸,一脸严肃地说着流程,就听见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嘴巴都歪了!!”

叶修隐隐感到耳鸣,有些心不在焉,他身体状态不好,虽然已经尽全力控制,却还是无可避免的走神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蹲在了地上。

评论

热度(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