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喻黄#寂夜(5)

塔罗祈熙:

完结撒花!
BE预警
ooc预警



“我先走了。”索克萨尔的语气冷冰冰的。
夜雨声烦又沉默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动于衷。
也许只能这么看着了吧。
同伴的声音从城堡下传来:
“夜雨声烦!你在哪!我们来救你了。”
夜雨声烦没有回答。
同伴们做出了最不好的猜想后,又急不可待地寻找着索克萨尔。
一群同伴中不乏眼尖的,他们从城堡的大门看到了索克萨尔缓缓移动的身影。
那抹微笑还在,不过被蒙上了冰冷和凄凉。
“夜雨声烦在哪!?”同伴中的领头人质问道。
“在这。”索克萨尔的声音不卑不亢,没什么火药味。
“把他交出来!”
索克萨尔摇摇头,同伴们全懵了。
树林中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不过被众人的吵嚷覆盖了。夜雨声烦钻到房间里,用窗帘挡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巨人冲到了阵后。
后方尽是些不穿铠甲的布衣同伴,由于远程的攻击被安排在最后,不料巨人先攻击的是他们。
“你是术士还是召唤师!”个别喜欢挑事的吼道。
“它自己过来的。”索克萨尔没有动,一直站在门外,等着他们的攻击。
一个剑客一边向城堡冲锋,一边朝着后面大声喊:“别管那个巨人了!没人理他他自己会走开!”
此时众同伴才恍然大悟地跟着剑客像城堡冲去,喊杀声如雷贯耳。
索克萨尔还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一直等到他们冲到了门外的小院里,不紧不慢地举起法杖灭神的诅咒。
一段吟唱之后,六星光牢困住了企图进入城堡的几位。
索克萨尔趁机发了一个诅咒之箭,把门口的几位打趴下,冲楼上说:“出去吧。”
众同伴一怔,难不成他找了帮手。
一个带着几分年少之气的声音传出:“我现在什么也不干!”
同伴领头觉得这声音好耳熟啊。
索克萨尔带着笑叹了口气,对着门外更远一些的人,举起了黑气弥漫的灭神的诅咒。
死亡之门出现在了人群当中,黑色的线条把一个个人都拉到了门中。
夜雨声烦连忙从窗户里跳出,一边跳一边对着人群举起了剑。
“你!”一片混乱中没有同伴发现夜雨声烦的身影,这句话是索克萨尔说的。
剑光闪烁,幻影无形剑!
剑气下,死亡之门中的人不是身负重伤就是精神恍惚,幻影无形剑一过,夜雨声烦连忙钻回了城堡里。
“没想到你还能帮上我的忙。”索克萨尔说。
“最后一次下次就别想让我帮你了我是看这个机会不抓住太可惜了。”夜雨声烦看着被自己打得五体投地的同伴,不免遭到自己良心的谴责。
死亡之门也结束了,众同伴看着只身一人的索克萨尔,有些茫然。
后排的牧师成功摆脱了巨人,一个个治愈术降落到刚被虐得不成样子的冲锋小队。
索克萨尔立刻意识到现在局势可能会有所转变,寡不敌众的场面将会慢慢展开。
对方有很多人,有治疗,有控场。
可自己,只有自己啊。
索克萨尔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夜雨声烦看着一齐冲进的同伴,心里一慌,但没有想着去救索克萨尔。
这个人,也许是想设个局把自己套进去吧。换个说法,索克萨尔心真脏。
(但是夜雨声烦根本没想起来这句话是谁说的)
各种各样的咒术法术从索克萨尔的法杖中飞出。作用不大,但众人步履维艰。
飞扬的黑雾中,无名矛尖刺到了索克萨尔身上。
血花让众同伴感到一丝信心。
这点伤还不足以致命,索克萨尔一个趔趄,又不慌不忙地站好了,好像伤并没有带给他多大影响。
令人眼花缭乱的剑光、矛尖、法术、子弹穿梭在城堡的大厅中。
索克萨尔由于动作太慢,很多攻击都没有避开,不一会就已经遍体鳞伤。
但是索克萨尔还是那一副淡定的样子,不慌不忙,不急不躁。
领头剑客看准一个机会,冲着索克萨尔的身体刺去。
这时候夜雨声烦正从楼上探头看看情况,看见这一幕,立刻冲过去用剑挡下这一击。
“夜......夜雨声烦?你还清醒吗?”领头看着他一愣。
“我很清醒不清醒还能怎么样要是我不清醒的话早就砍了你们了!”夜雨声烦把对方的剑和身体一起震出去。
那人坐在地上,一脸茫然地看着夜雨声烦,一旁有人叫着牧师给夜雨声烦去除效果。
一道一道白光闪烁下,夜雨声烦依旧举着剑站在索克萨尔身前,岿然不动。
“好了,夜雨声烦,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处理好了。”索克萨尔拍了拍夜雨声烦的肩膀。
“不行不行!我得多么狼心狗肺才能看着你被他们打成这个样子!”
“夜雨声烦......你怎么了......”一边的同伴都愣愣地看着他。
“好吧。”索克萨尔露出一个笑容,把原来的凄清全都遮盖住了。
剑气闪动,诅咒如麻。
对方人多的优势好像渐渐没有了。
头领看着同伴们死的死,伤的伤,渐渐绝望了。
就在这时,远处的神枪手打出一枪,正中索克萨尔眉心。
夜雨声烦怔住,看着索克萨尔释然的眼睛,随着他倒下身体一起跪下。
刹那间,剑光、矛尖、法术、子弹全都消失了,四周安静得可怕。
“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你好歹看看我啊!”夜雨声烦带着哭腔说着,他抓住索克萨尔的手,注视着他睁开本要闭上的眼睛。
索克萨尔还是那么宠溺地看着夜雨声烦,用仅有的力气,用颤抖的亡灵般的声音,说:
“夜雨声烦......这不是阴谋......我爱你......”
夜雨声烦的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
他贴着索克萨尔的耳朵,说:“我也爱你,错的是我,对不起。”
索克萨尔用眼神表示否定,然后合上了眼睛。
夜雨声烦手中握着的冰凉的手连一点血液的跳动都没有了。
结束了吗?
真的结束了。
他就要怀揣着这记忆遗憾千年了。
索克萨尔那始终带着一丝凄清的笑意面孔依旧那么好看。
可是他那双冷冰冰却又温和宠溺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再也不会有人用温和的吻来安慰自己了。
夜雨声烦抬起头,看看他的同伴。
他飞快地擦去眼泪,众人兵器的寒芒映出他脸上的泪痕。
他站起来,用冰雨对着他们。
“决一死战吧。”

评论

热度(26)

  1. 安安塔罗祈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