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黄柔】浮生若梦(上)【BE】

无花的蔷薇:

被太太们安利了黄柔,这对真的好萌啊!
终于决定自己动手写一篇,文笔渣……打斗什么的,真的不会啊!!!

私设诸多,文不对题,ooc……

慎入,勿喷……


阴风猎猎,黄沙卷起烧焦的旗帜,在漫漫的沙石里,冒烟的木头发出阵阵让人恶心的臭味.几具还没有完全被沙石掩埋的尸体上空盘旋着几只秃鹫,尸体上好几个箭头还在,那断了的长枪却依然紧紧握在尸体的手里。阴风开始怒嚎,似乎要唤醒那死去的灵魂。

 唐柔领着残兵败将,静静与黄少天的军队对峙着。背后是翻滚咆哮着的江流。唐柔知道,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摆在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投降或者灭亡。投降,唐柔是绝对做不到的,她宁愿战死在这沙场上。可是,她是将军,她可以不顾自己的生死,但她必须考虑身后这些战士的意愿,他们还有远方的亲人日日夜夜盼着他们归来呢。

 唐柔抬头望着骑着马高高在上的黄少天。他也在看她,目光里,包含着复杂的情绪。唐柔读不懂他的目光,她从来就没有懂过,所以,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对于黄少天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一时间,她思绪翩飞,想起了与黄少天的初见……

 那是三年前,阳春三月,唐柔背着包袱,独自来到深山之中。她要去挑战传说中的第一剑客——黄少天。这山林实在是大,唐柔在这转悠了大半天也不见个人烟。眼见夜幕降至,唐柔越发着急起来,不禁加快了步伐。这地方树林密布,阻碍了视线,唐柔一个不小心便一脚踩空,骨碌碌滚到了山坡下。本来,唐柔自幼在练武场长大,这点小伤小痛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她这一滚,竟然把脚给扭伤了。这下可好,她连路都走不了了。唐柔悲催地看着天一点一点暗下来,直到自己完全被黑夜吞没。她自暴自弃地往坑坑洼洼的地上一躺,心想,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便死死地睡了过去……

 等到她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唐柔打量了一番,确信自己从未来过这里。

 “你醒啦!”一道温和的男声响起,唐柔抬眼望去,只见来人一袭蓝袍,端着碗药朝她走来。

 他径直走到唐柔床边坐下:“姑娘,我帮你看过了,你这脚是扭伤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脚近期是好不了了,不过我帮你熬了药,你喝了它应该会好的快一些。你说你一个姑娘家,没事跑到这种地方来干嘛,还受了伤,要不是遇到我……”那人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药,作势要喂唐柔。

 “你是谁?”来人话还没说完,就被唐柔冷冰冰地打断了“你为什么要帮我?”

 “喂喂喂,有你这样对救命恩人说话的吗?我告诉你,要不是本剑圣大发慈悲救了你,你现在指不定在哪条狼肚子里了!真是的,早知道你是这种态度,我就应该把你扔在那荒郊野外喂狼的……”唐柔没听清楚后来他说了什么,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剑圣?黄少天?

 “喂,你怎么了,没事吧?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黄少天把手往唐柔面前挥了挥。

 唐柔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你说,你是谁?剑圣黄少天?”

 黄少天显然也被她吓到了“是,是啊,怎么了?”

 唐柔摇摇头:“没什么”便接过黄少天手里的药碗蒙头喝起了药。

 黄少天看着唐柔把空空的药碗还给他,这才恍然大悟般问道:“对了,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唐柔。”唐柔抬眼望了一下黄少天,轻轻说到。

 “唐柔是吧?这名字真好听……诶,唐柔,你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的?你们女孩子不应该待在家里学学女红,弹弹琴什么的嘛?你这样跑出来你家里人知道吗……”黄少天好奇地看着她。

 “为了打败你!”唐柔打断了喋喋不休的黄少天,坚定的说道。

 ……

 黄少天显然也是被她的回答吓到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微微一笑:“想要打败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哦,你可要加油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你的腿,等你好了,我们痛痛快快比一场。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叫我,我就在外面。”说完,黄少天便走了出去。

 唐柔没有料到黄少天会是这种反应,愣了一会儿后,便也不过多猜想,倒头又睡了下去……

 后来的三个多月,唐柔每天就这样,等药,喝药,吃饭,睡觉……黄少天经常会来看她,给她讲讲他在外面遇到的奇闻轶事。唐柔也不知道他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哪遇到这些有趣的事的,只不过,黄少天爱说,她也乐意听便是了。对了,在与黄少天相处的过程中,唐柔还发现了这个大名鼎鼎的剑圣的隐藏属性——话痨。唐柔觉得有意思,谁能想到,名镇天下的剑圣黄少天私底下竟然是个可爱的话痨。这样想着,唐柔对黄少天便又多了一份亲近。

 在黄少天的悉心照料下,唐柔的腿很快就好了起来。
 腿一好,唐柔便迫不及待地要和黄少天一较高下。她提起火舞流炎,冲到门外,却不见黄少天。她这才发现黄少天的屋子,竟是藏在一片竹林之中,难怪不见有人来打扰。也不知道黄少天到哪去了,唐柔便坐在门外的石椅上等他。

 唐柔又一次看着天空一点点暗下去。直到月亮高高悬在空中,黄少天才回来。唐柔与黄少天静静对视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那是第一次,唐柔从黄少天眼中看到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黄少天要唐柔陪他喝酒,唐柔没有问为什么,她答应了。

 那天,唐柔看着黄少天喝得酩酊大醉。她没有去劝他,只觉得,喝醉,可能才是黄少天想要的,喝醉了,他才不会那么伤心。不知道为什么,唐柔不想让黄少天伤心,她宁愿黄少天永远是那个会手舞足蹈着给她讲笑话的无忧无虑的话痨。

 后来,唐柔把黄少天扶进房里。自己却找不到其它房间了,便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

 等唐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蓝色披风。黄少天已经不在床上了。

 唐柔走到门外,黄少天正在舞剑,一招一式都强劲有力,尽显一代剑圣的英姿飒爽。唐柔坐了下来,乖乖看着黄少天舞剑。他似乎没有发现唐柔,直到一套剑法完成。

 “好!”唐柔给黄少天鼓掌。

 黄少天听到声音愣了一下,随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朝唐柔笑了一下。

 唐柔提起火舞流炎:“来和我比一场吧!”

 黄少天点点头,同意了。

 唐柔自然率先冲了上去,抬手就是一个豪龙破军,黄少天举起冰雨抵挡。乒乒乓乓,战矛和利剑碰撞的声音不断响起。二人斗得难舍难分。唐柔毕竟是女孩子,僵持之下竟渐渐感到力不从心,手臂开始发软,似有握不住战矛之像。

 黄少天用冰雨一挑,唐柔的火舞流炎便被挑飞了,冰雨直指唐柔脖颈。唐柔愣住了,冰雨及时停了下来。
 黄少天收起冰雨,静静看着唐柔。

 “你赢了。”唐柔反应过来,祝贺黄少天。“不过,下一次,我不会输!”唐柔如是说着。黄少天又对她笑了笑,嘴里不知在嘟嚷着什么。

 “什么?”唐柔没听清黄少天的话

 “没什么。”黄少天没再说第二遍,唐柔也没有追问。他们就这样对立着。

 “谢谢你。”良久,唐柔才开口打破僵局。

 “啊?谢什么?”黄少天没有反应过来。

 “谢谢你这些天对我的照顾,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条狼肚子里呢!”唐柔拿之前黄少天的话跟他开玩笑。

 “哦,你说这个啊,没事没事。本剑圣心地善良,再说了,谁看到你一个美丽的姑娘倒在树林里会脚见死不救的啊……”黄少天又开启了话痨属性,哇啦哇啦说个不停。

 唐柔含笑看着眼前的黄少天。这是她第一次好好打量这个可爱的剑圣。剑眉星目,挺鼻薄唇。其实,他长得还挺帅的嘛。唐柔羞红了脸,自己怎么突然有这种念头了?她偷偷看黄少天,他正兴高采烈地讲着,完全没发现唐柔的异常。唐柔这才松了口气。

 后来,唐柔和黄少天告别,临行前发誓一定要打败他,黄少天看着唐柔坚定的眼神无奈地笑着。

 再后来,战争打响,两人各自为国家而战。身为将军,战场上难免要相遇。唐柔果然还是不敌黄少天,她在他的攻势下节节败退,最终退到了这汹涌澎湃的江流前。

 思绪回转,唐柔望着马背上的黄少天。

 他还是一样英俊潇洒啊……

 只不过现在他逆着阳光,唐柔看不太清他的神情了,只觉得他似乎又多了一份庄严神圣。

 听说,敌国的王对他的战绩很满意,赐给他数不尽的金银财宝,给他加官晋爵。

 听说,有位公主很喜欢他,王想要给他赐婚。

 听说,他拒绝了……

 拒绝了财富,拒绝了高位,也拒绝了那位公主……

 为什么拒绝?唐柔不知道,唐柔从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唐将军,请让我与敌军决一死战吧!”不知哪个士兵突然喊道。

 “决一死战!决一死战!”然后,所有的士兵都喊了起来。

 唐柔诧异地看着身后的战士们,她发现,自己连自己的手下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她原本以为,他们会投降,会渴望回家与亲人团聚……果然,想要为国献身,战死沙场的才是真正的战士!

 唐柔看向了前方,声音轻小却坚定的说道:“好!我们跟他们决一死战!”

 说罢,她便率先冲了上去,黄少天拍马来战。

 战士们也一个个冲上去,挥舞着大刀浴血奋战,一个倒下了,另一个就替上去。

 ……

 黄少天出手就是一个幻影无形剑直击唐柔,唐柔也不惧,以一击斗破山河抵挡。两人缠斗在一起。唐柔的人毕竟少,大多数都已经倒地不起了,围在唐柔身边的人越来越多。

 “谁都不许动手!”黄少天大吼道。

 整个军队,就只剩唐柔一个人了。她还在和黄少天僵持着。乒乒乓乓,武器碰撞的声音和当年一样……

 嗖

 不知是谁,放了一支冷箭,正中唐柔心口。鲜血渐渐染红了这位女将军的战袍。

 唐柔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她倒了下来……她似乎看到黄少天朝她冲了过来,嘴里还在说着些什么,但是,她已经听不到了……

 唐柔用尽全部力气抓着黄少天的手:“其实……我……很早就……就喜欢上你了,从……从你第一次对我笑……就喜欢了,我……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温暖的……笑容……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说罢,唐柔还对黄少天笑了笑。她看见,黄少天流泪了。她想帮黄少天擦去泪水,可是,好重啊,她抬不起手了,只得任自己的手臂无力地垂下去……

 唐柔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抽离身体,好想,睡一觉啊……
 
 唐柔,本是京城一大户人家的小姐,因喜爱练武而从军,后,屡立战功,被封为将军。最终战死沙场。届时,芳龄二十。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上)是唐柔视角,还有一篇(下),当然是烦烦视角啦!(上)有些突兀的地方都会在(下)有所解释的。亲们,食用愉快哦!

评论

热度(13)

  1. 安安无花的蔷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