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双花】雨天与我们

SsViiip_:

大概又名主要写乐乐的流水账

公认的,张佳乐看起来有点忧郁气质,有人说是亚军得多了,其实也不尽准确。毕竟他第一次被这样评价的时候,第二赛季还没打到季后赛。
“可能天生的。”从网游到见面再到一起在K市组建百花,被好奇这一点很久的孙哲平问到之后,张佳乐先随口给了个没用的回答。
“因为我留头发?”他努力转了转大脑,追着问了一句。
“不,”孙哲平摇了摇头,“反正我觉得,你当初上学的时候,语文应该挺好的吧。”
作为一个完全理解不到学习乐趣,初中毕业就在网吧打工没再上过学的人,大概每天伤春悲秋,吟风弄月就是孙哲平所认为的语文好了。而张佳乐就算不干这样的事,也依然完美符合了孙哲平理念中很重要的“看起来文艺忧郁”一条。
张佳乐啪啪敲着键盘,对语文好不好的问题不置可否,嘴角三月春光般的笑若隐若现。屏幕上百花缭乱法力不要钱似的扔出一堆手雷,外边的倾盆雨声哗啦哗啦地穿透耳机,和弹药的复杂音效搅在一起:“那百花打法也很文艺吧?”
“嗯,文艺,”身边的人说,“语文就是复杂,还好再也不用学了。”
“说到语文,”张佳乐突然激动地一拍大腿,清瘦的小身板居然带着椅子都跟着一晃,“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有过一个奇怪的发现,虞美人——就是听雨那首,听说过么?”
孙哲平诚实地摇头。
张佳乐刷地一下退掉根本也没怎么认真看的训练界面,手速淋漓尽致地体现在百度搜索的速度:“看——”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怎么了?”孙哲平完全摸不着头脑。
“上、中、下,”张佳乐手指一下一下点着屏幕,表情比给学生上课的老师还要严肃三分,“可以对应少年、壮年和而今,也就是说老年了。所以我感觉吧,如果这三个字不是无心之词——那就会有一种,曾经的海阔天空年少气盛,都会被岁月一点一点压下,直至最后被逼进红尘的角落。”
孙哲平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不是文艺忧郁不是语文好吗,还不承认?
“那你查过,或者问过你们老师没有?”
“没有,”张佳乐干脆里深深藏着一丝自嘲的笑,“没见过哪个版本解析里有,我本来就不是多好学的人——要不就不会高中上半年辍学打游戏啦!反正就是随便想想嘛不说我都忘了,我也没想问我们老师,他不待见我。”
“当时才多大——现在也不大啊,你怎么会想这么深?”孙哲平盯了半天电脑屏幕,在张佳乐怀疑他都快给那盯出个洞时突然开口,“作者我不了解,但是这个人一生挺惨的吧,又不是每个人都会。”
话不好听,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张佳乐眨眨眼,起身拉开窗户,带着水的风毫不客气地往脸上拍。
“反正我活这十八年,一直感觉运气没好过。”他意料之中地抹了把脸上的水,话的内容听着低落但是笑得很真心,孙哲平一听就知道他肯定还没说完。
“不过能有百花,我就很开心。”
二期也是联盟早代了,一切的不够完善都有条件不到的借口,抛开配置高的设备和键鼠、系统规律的训练软件不说,只是连战队的作息管理都没有开始条框化。
这基本也就是张佳乐复出霸图之后对张新杰有点接受无能的原因了。毕竟从学生时代他就是个爱熬夜打游戏的主,良好作息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浮云,可别说加上什么均衡饮食再勤运动了。张佳乐上初中的时候玩游戏还没个侧重,什么都愿意玩,却也什么都不是太在乎。
后来张佳乐玩上了荣耀,百花缭乱是开二区时注册的号,和最早一叶之秋那群玩家是比不上,玩起来之后却也算小有名气。
弹药专家,第一个职业,也将是唯一的职业。他总要打出来比别的弹药都要繁复混乱的火光花影,乱花迷人眼,浪漫浓郁得像拼死绽放一把的焰火。
也记不住确切的日期了,就是西部荒野的混战里,张佳乐遇见孙哲平,从那之后,百花缭乱有了另一个花,叫落花狼藉。
“那个什么花……”别人都是这么叫他们的呢。
双花太少了,要百花才好,何况战队也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孙哲平说。



第三赛季,繁花血景。磨得将近完美的配合,迷离的血色与光影晃花了多少人的眼,一路闪亮进了决赛。
“能赢吗?”飞机上张佳乐忐忑不安,手里端着杯水其实半天也没喝一口,“叶秋那家伙不简单……”
“能,”孙哲平没有太多的言语,他本来就是个做比说多的人,“百花会赢,繁花血景会赢。”
“等打完决赛,带你去之前你想去的那家烧烤店。”
“嗯。”张佳乐看着开始认真起来的孙哲平,感觉自己也不需要在说些什么了。
电竞选手的手可金贵,又是决赛当前,更是连拿个东西都不去太用力。可两个人还是情不自禁地伸手击了个掌——当然都不符合平时一贯激烈活泼的作风,动作太轻了,像含羞草叶片合拢的力度。
嘉世主场的H市带着微雨迎接。
“也没什么声音,不影响不影响,”张佳乐越到临场反而越镇定了,“反正荣耀有音效。”
“你是多看不起联盟的条件。”孙哲平失笑,再怎么说也不能连个隔音房间都没有,要不然联盟还办个屁。
“哟,来了?”叶修——哦是叶秋,躲在台后抽烟不出场就算了,语气里的嘲讽自然得像是天生,仅仅三个字扰乱军心效果极佳。
张佳乐毕竟还不够熟悉叶秋,毕竟人从不在公众场合出现是不,反正他不习惯——就是知道他就是个脸T,也不知道有那么脸T。
“切,我们能赢。”少年总是气盛的,经不起一点挑衅和轻蔑,无论那真心还是只是垃圾话。
反正张佳乐觉得,上来得先在气势上占个优。结果确实一点没差,除了气势,百花在决赛场上没占到任何便宜。
第三赛季冠军,嘉世,三连冠。
亚军,百花。
年少气盛?身为百花队长,孙哲平在公共台面上已经有点习惯了尽量表现稳重。可是此时望着暗下的屏幕他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词,说不清此时心里对这个词的评价是褒还是贬,只是几乎下意识地、他想起张佳乐之前那堆乱七八糟却也不无道理的分析。
要说少年心性,张佳乐都根本比不过他。他孙哲平职业就是最血气方刚男子汉气概的、拼死也要潇洒痛快的狂剑士,个人性格不说完美契合也是十之八九。更何况在打法上,激烈的操作永远指向向前冲的目的、卖起血能跟张佳乐卖蓝一样不要命的也只有他。
少年两个字,其实是简单又复杂的。谁都知道,也谁都会在这段年月多多少少的轻狂不懂事。喜欢什么了想要,就奋不顾身,除此别的都是说扔就扔、说放就放。可是谁知道事实上很多看似直白的冲动做法,也未必是那个样子。对一个旁人来说,理解大部分很容易,但是从来不要妄想彻底读懂一个少年,从来不要。
我们还年轻!不就是亚军吗,百花的路长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特异功能,门口的张佳乐咬着牙居然生生挤出了轻快的调调。




第四赛季,止步季后赛四强门外。都说第二名才是头号输家,张佳乐算是信了这个邪。他居然没有太难过。
“我就是再难过、再不甘心,估计也很快该换个原因了。”后来张佳乐说。
“我不想当第二了,但我更不想繁花血景少我们中的任何一个。”
——第五赛季,孙哲平手伤退役。
理所当然地接了队长后,张佳乐第一件事就是给全队放了足足三天整的假。
“我好好重新调整一下百花,休息回家也别忘了练习啊?”他嘴角像往常一样挂着小小的弧度,不太明显的酒窝也看得见,没发现自己本应清秀好看的笑已生硬成了苦涩。
——双花内部不和已久,手伤只是退役借口?
网上的胡编乱造向来扯淡得傻逼,眼不见为净。张佳乐深知这个道理,却实在做不到心大到和以前一样置之不理。鼠标光标停在标题上,沉默了很久又轻飘飘移开。
他怕哭出来。
张佳乐知道自己在悬崖边拉着百花,就是同归于尽他也是个罪人——必须一个人扛下去,百花不能垮,那是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的百花,孙哲平和张佳乐的百花。
不负责任地退一万步说,就是他也一冲动退役了……又能怎样?百花建在K市纯属方便张佳乐,孙哲平自己家呢,十万八千里的。
——荣耀联盟第五赛季,百花第二任队长张佳乐一个人带着整个百花疯到了决赛,没错是疯,一个人带着两个人的劲头。
“我记得弹药是中远程来着?”
“怎么有种狂剑的气质……手雷还是重剑啊!”
决赛场上,微草队员纷纷自言自语,简直怀疑人生。
说到底,一个人终究不如两个,更是肯定不如这般默契的两个。即使接替了落花狼藉的人技术再好,只要他不是孙哲平,就打不出和张佳乐的繁花血景。
世界上只有一个孙哲平,只有一个张佳乐,所以繁花血景没人可以复制。
第五赛季总决赛,冠军微草,亚军百花。张佳乐,百花缭乱,MVP。
他摆脱开闪光灯和话筒时松了一口气,走到室外发现天又在下雨。张佳乐是半个文艺青年没错,可他也一度不理解,为什么在各种文学作品里,主人公伤心时总有雨天应个景,丝雨是闲愁暴雨是崩溃按等级分得很清楚,所以再说是渲染气氛他也不服气,主角光环太俗。
只是不管是不是巧合,他想他这次是信了,站在雨里总能痛痛快快地哭一场,站在雨里谁能看出来他离成功又仅仅一步之遥,又一次摸到平台再被踢下全力以赴爬上的高墙。
二十一岁本还年轻得不行,张佳乐却恍惚间自己已经在那首词里的客舟里。他一个人站在路口,笔直的清瘦背影静成了等待归人的雕像。也许是心理作用,张佳乐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流动都诡异地放缓,人风雨漂泊无依无靠时周遭马路和楼房也会黯然无色,凄凉的光景根本就是提前准备好的,就等着给他心里的雪堆上再加几层厚霜。
完全不是听雨,这应该叫淋雨好不好。
没注意脸上的水其实有点热热的,张佳乐用尽全力给自己挤了一个比哭还惨的笑,几乎要坐到地上——反正他也不怕,早已经湿透了。
大孙你肯定看到了,看我多厉害!百花缭乱是MVP!服不服?
——啊,还是对不起,再MVP也是失败者,我们还是没有赢。



第七赛季,总决赛百花再对微草,依然告负。
张佳乐宣布退役,百花缭乱毕竟也是职业账号,他也不可能带走。
也说不清楚是牵挂还是补偿,反正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默默帮百花谷抢几个boss,角色浅花迷人,还是弹药专家。每次一个愣神,就仿佛回到西部荒野的大乱战。
他从未停止对百花的关注,百花还在,大概就是这几年光阴流逝的证明,不然张佳乐都要以为自己活回了不认识孙哲平的时候。当然,要忽略那些想念,和总是下意识为另一个人改变些许的节奏。
一年多后张佳乐选择了复出,战队却是霸图。他不可能再回百花了,他想要一个有冠军实力的队伍。除了冠军张佳乐什么都不再想要,那已经是他的执念,连带着孙哲平得不到的那份一起。为此不惜背负骂名,为此心上伤痕累累。
“我想再拼一次。”进队那一天,他眼神决绝得吓人。
“我要赢。”
“加油!”
……
“……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
张佳乐,百花缭乱。百花到霸图共参与比赛七年,三、五、七、九赛季亚军。
孙哲平,再睡一夏。第一任百花队长,第五赛季中途因伤退役。
第十赛季义斩对霸图,熟悉的操作和下意识留的空当里再也不是配合,百花光影里互相生命和法力的下降更像一种绚烂的祭奠。
祭奠他们从并肩到分离的短暂年月,让后来的每个人知道繁花血景存在过,却也再不会出现在赛场。



直到世邀赛归来退役那天,联盟整整十一个赛季里张佳乐也没拿过一个冠军,但他也不需要了。
叶修,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
黄少天,肖时钦,楚云秀,苏沐橙。
张佳乐,张新杰,李轩,孙翔,唐昊,方锐。
中国队,世界冠军。
张佳乐再也不是什么四亚,是世界冠军!
霸图门口,马上三十岁的张佳乐穿着亮色的T恤依然毫无违和,一手拖着一个箱子,斜背着个大书包一步一踉跄地走出来,身上起码湿了一大半还形式主义地用脖子夹着把伞。
张佳乐并没有发觉,灿烂的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朵向日葵,阴郁的天空也隐隐约约有了光芒。
看起来还是那个联盟之初刚带起百花的,活泼忧郁掺杂的少年。
“结束啦!”他抿了抿嘴,很有仪式感地对着霸图大门喊。
“找大孙去!”张佳乐停下身来,往嘴里塞了根棒棒糖,招手打了个出租车。

fin

评论

热度(31)

  1. 安安HyaCint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