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全职/双花】遇见未来(张佳乐生贺24h)

陶醉吧人类:

*原著退役向,一篇孙哲平没有出场的双花

*24号最后一发,卡在23:59,祝无冕之王张佳乐生日快乐!

————————————————————

1.

 

  张佳乐是联盟里“坚持时间”最久的职业选手,第二名。第一名是韩文清。

 

  韩文清比他早出道一个赛季,加之韩文清没有退役耽误的那一年,等韩文清退役一年之后,张佳乐才退役了。

 

  那时候,他已经三十三岁了。

 

 

2.

 

  他的离开并不像他的打法那样绚烂。联盟中的重心早就偏移到了小辈们身上,连带着叶修都只能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张佳乐撑啊撑,他都撑到了卢瀚文接手蓝雨队长,撑到了高英杰不负众望终于独当一面的时候,终于撑不住了。

 

  张佳乐还是一次,一次都没有,拿到冠军。

 

  抛去世锦赛的冠军不算,在联盟里,不论是张佳乐,还是霸图,都没有再得过一个冠军。即使他们的阵容还是那么华丽,即使宋奇英接替了韩文清的位子。他们那样努力,可是结果总是一样的。

 

  而张佳乐的名气和手速也开始渐渐下滑,韩文清退役后,他似乎就成了老一辈的代名词。当初那些讽刺过他的人开始同情他,给他在比赛中的失误找借口,认为这些都是手速下滑的过错,张佳乐还是值得尊敬的一位老大神,即使他没有得过冠军。

 

  我老吗?

 

  张佳乐无奈的想。我不老啊。我才三十三岁,一个人事业的起步期,我怎么就老了呢?

 

 

3.

 

  于是退役后的张佳乐变得无所事事,和上次骤然退役后那样。那次其实还好,心里总归有个念想,也有个直觉是自己一定还是会再回去那片战场的。可是这次不一样,张佳乐知道自己的心。这颗心,已经定了。

 

  说实话,他是不知道退了役要去做什么。找个新工作当然是最稳妥的办法,他三十三了还没有女朋友,爸妈那边也催得紧。只是找个工作最好的是要在这个领域有专精的学问,张佳乐的专精领域是什么呢?是荣耀。

 

  做个跟荣耀有关的工作也不难,解说,队内指导,实在不行去网游里当一个专业玩家,总归是饿不死。可是张佳乐不甘心,他不甘心。就想以前孙哲平跟他说的,一个在赛场上拼搏过的人,怎会甘心只能在场下看着。于是张佳乐决定去寻找,起码要定了之后的目标。就带着这么一份不明不白的念想,张佳乐踏上了他的环游中国之旅。

 

  他要去看看别的人的生活,当初那群人都有着同一个念头——对冠军,还有同一份心情——对某个人,虽然他们对的那个人不一样,但总归是可以互相理解的。爱情和工作,统称未来。不论是哪样,也该定了。

 

  他第一个去的是G市,蓝雨主场城市。黄少天的手速快,在第十一赛季就已经有下滑的趋势,他勉强又撑了一年,让位了副队长的职务,在十二赛季退役了。

 

  喻文州没有退役,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是黄金一代最晚退役的人。但是他已经不再是蓝雨的队长,喻文州屈居副队长,把卢瀚文推上了队长之位。

 

  黄少天退役之后很少再跟联盟里的人联系,张佳乐来G市也只是试着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居然很快就接通了,黄少天的声音传过来。他的声音依旧很有特色,话的数量变少了一些,还是比别人多。张佳乐问他在干什么,黄少天顿了一下,答了一句,说他在出警。

 

  黄少天退役之后去当了个警察,张佳乐挺意外的。他问了黄少天空闲的时间,就先回了酒店。

 

  傍晚,黄少天来了。他来的时候带了点酒和小菜,如果忽略他穿的警服,真的挺像一个普通的小市民,下了班带回去一些下酒菜,跟哥们去喝一杯。

 

  原来大神光环真的这么好消除吗?

 

  张佳乐没问,他不知道黄少天对于自己手速下降这件事怎么看,他也不想去戳人家的痛处。那天晚上他们天南海北的聊了很久,独独没有聊联盟的事情,最后还是张佳乐喝醉了,问他为什么要去当个警察。

 

  黄少天抿了一下嘴角,推了张佳乐一下,他说,在赛场上博了这么多年,性格没法儿再改了。张佳乐插嘴说,话痨的性格啊?黄少天瞪了他一眼,说滚蛋吧,要是出警时话还多早就被打死了。之前咱们身上的棱角没有被磨平,是因为上天眷顾,可是上天也是公平的,退了役,就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张佳乐没懂,他瘫在地毯上,不懂为什么黄少天那么想的开,荣耀岂是那么容易一朝一夕放下的东西。不懂为什么黄少天要选择将剑圣黄少天变成黄警官,还不算警官,他现在就是个小助理。

 

  嘿嘿。黄少天笑了笑,竟又开始打嘴炮,他说张佳乐不如他成熟,所以想不通这其中的原理。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就是想改变一下自己,做回一个正常人。找份工作,找个人过日子。你不会到现在还没个喜欢的人吧?

 

  张佳乐当然不会理他,接着装死,脑子里却不自觉的想起了孙哲平。紧接着,他又想起了另一个人,颇有些恶毒的问黄少天,喻文州呢?

 

  黄少天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复,他垂下眼眸,强硬的扯了扯嘴角,说:“刚才已经说了,要做回一个正常人。”

 

  这下轮到了张佳乐愣住,他默默无言又转回去背对着黄少天,低低的好像是嗯了一声。

 

  黄少天自说自话的本事没退步,又叨叨了一通,最后说如果自己没有进联盟,那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张佳乐说,那就是微草缔造下一个王朝。

 

  “滚蛋。”黄少天斜他一眼,看意思不想再说话,他站起来,环视了外面的夜景一番,突然发出一声感叹,感叹他还是进了联盟,遇到了喻文州,打断了微草的王朝。

 

  当然原话比这个长多了。张佳乐听了之后沉默,他也懒得再张嘴了,等他再回过神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要走了,张佳乐躺在地上,赶紧问他明天还来不来,黄少天说明天就不来了,他答应了喻文州要去趟蓝雨。

 

  张佳乐翻了个身不回话,还在醒酒。黄少天突然说,乐乐啊,不要怂就是干,我也还没完全放弃呢。你比我情况好的多,不就是孙哲平么?我看好你。

 

  紧接着便是关门声,张佳乐闭上了眼,大概是听着了黄少天这句话,混着酒精的脑子没法儿细想,隐约听到了孙哲平的名字,接着就睡着了。

 

 

4.

 

  第二天张佳乐就走了,发短信告诉了黄少天一声,得来了那边很长的一条回复。经过了昨天张佳乐以为黄少天真的成熟了,便耐着性子把短信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然并卵,这条短信居然只是“剑圣黄少天”的一个文字泡而已。

 

  大致意思就是让他赶紧走,没事儿要么回Q市要么去B市,或者回K市也行啊,回去看看那群小朋友们。

 

  张佳乐把手机一合,没搭理他。指挥着司机师傅去了机场,他的下一站是——H市。

 

  嘉世和兴欣都在H市,邱非接管了新嘉世,起步自然不会像兴欣那么高,但对于一支支离破散的队伍来说已经算不错了。

 

  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没有人记得这支战队曾经也是豪门,乃至现在,都还是联盟唯一王朝的缔造者。

 

  而兴欣,现在也已经初具规模,保安问过了队长的意思,放了行,张佳乐踏进了兴欣的大门,啧啧感叹了一番。苏沐橙现在还是队长,只是看起来也不会撑多久了。张佳乐一直觉得她是个幸运的人,冠军,美貌,技术,地位,该有的她都有了。只是他跟苏沐橙不是很熟,上来就直接问他叶修在哪儿。

 

  苏沐橙也不跟他废话,给人带到了会议室后说给叶修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这几年磨练的她愈发果断,叶修退役,她也无法再和别人打配合,干脆换回了在嘉世打挑战赛时的风格,反之,方锐的猥琐风并不像她那么给人直面的冲击,都有些被她压下去了。

 

  张佳乐一听就乐了,说哟,叶修有电话了?

 

  苏沐橙点点头,说是啊,叶修现在B市H市来回跑,不弄个电话不太方便。

 

  张佳乐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苏沐橙也陪着他等。苏沐橙是联盟女神是公认的,以前张佳乐他们在群里调戏女神两句被叶修嘲讽是情有可原,现在见了面,他可不是那种人。

 

  张佳乐看起来没心没肺,心思比谁都细。当初叶修骤然退役,他比韩文清晚不了多少就反应过来是他和嘉世有矛盾。现下苏沐橙陪着他这么等,显然不是好奇他想跟叶修说什么,他心里倒有些感动了。

 

  于是他开始没话找话。他问苏沐橙,叶修最近干嘛呢?

 

  苏沐橙笑了笑还没说话,叶修那欠扁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他说,忙着做银武打霸图百花呢。

 

  张佳乐一听就气笑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居然没有跟着他对放垃圾话。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在改变了。

 

  叶修嘴里叼着烟,走到苏沐橙面前之前就把烟掐了,苏沐橙笑了一下,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会议室禁烟的牌子,扭身出去了,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张佳乐挑了挑眉,问叶修,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叶修也不跟他藏着掖着,说在家里的公司上班呢,在公司里也就打打游戏设计设计银武,周末飞过来看看战队啥的。

 

  诶。张佳乐愣了一下,跟黄少天的工作比起来,叶修的竟然显得那么中规中矩,却又那么意外。

 

  “就这么遵从了家里的安排?”张佳乐问。

 

  叶修又叼了根烟在嘴上,没点燃。想了一会儿,说:“本来就是想退了役回去好好赎罪,后来被老冯又拽去当领队,也跟你们一块拿了个冠军了,该收收心回去了。”

 

  张佳乐点点头表示理解,他现在也不是会纠结冠军不冠军的人了,和孙哲平的冠军他是没指望了,自己的冠军,联盟的没有,不是有个世界的吗?他其实挺容易满足的,真的。

 

  “和老韩关系怎么样啊?”他又问。

 

  “就那样呗。”叶修回的挺心不在焉,张佳乐不知道他的“就那样”的界限是在哪儿,也不敢再去问。

 

  就当难得的发发善心好了,张佳乐想,不去刺激他了吧。

 

  于是就没有别的话,张佳乐晚上跟兴欣的吃了顿饭,转天就飞去了别的地方。

 

 

5.

 

  这一次张佳乐的目的地是K市,他只在K市待了一天,没有去找人,在K市市区转了一圈。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这里有太多他和孙哲平的回忆,和百花的回忆。

 

  孙哲平不是K市人,张佳乐是,他还记得自己的方言和孙哲平闹出了怎样的笑话,孙哲平又是怎么告诉他普通话是怎么说的,只是过程太过黄暴张佳乐并不愿去回想。

 

  他站在和孙哲平总去的一个后花园里给张新杰打了个电话。张新杰是黄金一代里面退役最早的一位大神,他不允许自己用不完美的状态和频发的失误面对比赛,他后来又挺了一年,霸图还需要他的战术,以及时间去寻找可以替代他的牧师。

 

  张新杰退役后做了一个医生。他退役的还算早,用了一年学习,去考试,然后做医生。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跟他情况类似的还有一个人,前微草队长,王杰希。王杰希比他不正式多了,也是自学成才考了个证,自己开了个宠物店,做起了兽医。

 

  张佳乐听到这个职业的时候居然觉得挺适合他的,他不是想要打探别人退役之后的工作,他更想知道的,是这帮老家伙退役之后的生活。

 

  生活,包括很多。

 

  目前来看,大伙儿过的都挺不错,情场失意的职场得意。除了他自己。

 

  张新杰在电话那头听了他预计到来的时间,表示知道了,并且事先告诉张佳乐他最近有个大手术要准备,可能不会怎么陪他。

 

  张佳乐默默无言,张新杰简直是事业有成的典范,联盟冠军,世界冠军,连当大夫也是这么有模有样,听说张新杰在医院号称失误率最低的医生。

 

  张佳乐收拾收拾了东西,下午的飞机要去张新杰的老家X市,走之前特意让司机师傅绕到百花训练营去看了一眼,司机师傅不玩荣耀,七拐八拐的,还好张佳乐对这边还挺熟,指着路让司机开过去了。

 

  他没进去,甚至没下车。就那么远远的望了一眼,承载了年少时梦想和渴望的一眼,便让司机开走了。

 

  到了X市,他顺利见到了张新杰,张新杰正好处理完手头最后一个病人,一看时间,说,去吃饭吧?

 

  俩人在霸图的时候也没少一块吃饭,不过那时候的张佳乐比现在活泼多了,经常说一些从迅哥儿日报上看来的八卦,有时林敬言在旁边就会跟着他一块笑,张新杰不为所动,韩文清看他一眼。

 

  张佳乐闭嘴了,专心的吃东西。现在没有前面的那段插曲,张佳乐一上来就专心的吃东西,弄的张新杰还有些不习惯。

 

  但他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在吃饭时说话。张佳乐吃的很快,吃完了就巴巴的看着张新杰,张新杰还是和当年一样的表情,把面前的饮料递给张佳乐。张佳乐就开始喝饮料,等着张新杰吃完。

 

  他注意了一下张新杰的习惯举止和手部的保养,觉得这么多年始终如一的可能就是张新杰了。张新杰有着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执着,和对霸图的爱。

 

  “为什么要当医生?”张佳乐还是忍不住问。

 

  张新杰正在喝汤,一点一点都咽下去后才擦擦嘴角抬了抬手:“结账。”

 

  张佳乐也不急,就那么等着张新杰,等一切都办妥了,俩人站在外头了,张新杰才说道:“哪有什么原因,适合自己,自己喜欢就好了。”

 

  “你喜欢当医生?”张佳乐回头诧异的看着他,满脸的不相信。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轻笑了一声:“至少当的不赖不是么,你只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确实,在那之前你除了上学,剩下的时间都被荣耀填满了,现在这样退役,当然会失去目标。”

 

  张佳乐眨了眨眼,没回话。张新杰接着说:“你犹豫的根本不是未来的职业,是未来的那个人。工作只是你的借口,你的心不够坚定,你没有想好何去何从。只是我不懂,对于那个人,你在彷徨什么?”

 

  张佳乐一愣,觉得这话似曾相识。当初孙哲平把他拉进荣耀,铸就了一切梦的开始,现在梦结束了,他也算功德圆满退了,那还有什么要彷徨的呢?

 

  张佳乐认真的想了会儿,没去回答张新杰的问题,忽然冲他笑了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白的像广告里的那样。张新杰松了口气,知道张佳乐这样大概就是想通了。起码不用他操心了。他顿了顿,又说:“其实你早就已经有答案了,对吗?”

 

  张佳乐一笑,未置可否,他说,副队,我要走了,去我这趟旅行的最后一站了。

 

  张新杰没问是去哪儿,把他送到了机场,跟他挥了挥手。

 

  张佳乐给了他一个拥抱,张新杰也回了他一个拥抱。

 

 

6.

 

  张佳乐的最后一站,是B市。

 

  是他早就设计好的一站,却带着和当初计划时不同的心情。他带着念想而寻找答案,却好像,被套路了。

 

  他没有去别的地方,直奔市区而去,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孙哲平的房子,拿了钥匙开门进屋。

 

  他不知道晚上回来时孙哲平会有什么想法,或惊讶,或欣喜,总之不会有意见就是了。他们可还没分手呢。他帮孙哲平收拾了一下屋子,拿着刚刚路上买的两张新的账号卡拐进了卧室,刷卡登录,一个进了霸图,一个进了百花。

 

  他还是没有想通未来的道路,但是未来的那个人已经确定了。其实是早就确定了的,在十八岁,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冥冥之中,他的未来,其实就是那个人。

 

  现在他三十三岁,他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他要去创业,要去开店,要去追寻一个全新的未来。孙哲平把他拉进来,现在他出来了,可孙哲平这人是赖不掉了不是?

 

  人生从来不是完美的,所以人不可以太贪心了。叶修说的对,该收收心了。他已经三十三岁,落叶归根,还是逃不出孙哲平的手掌心。他知道他放不下,所以去网游里鞭策他。现在为什么不来找他呢?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书桌上的百花的合照突然笑了,孙哲平啊,你才是那个从来没有放下过的人啊。

 

 

7.

 

  这一路走来,终归是有人留,也有人要走。

 

  有时离开,也是另一种留下。

 

  张佳乐,十八岁生日快乐。我想,你已经遇到你的未来了。

 

——————————END

评论

热度(247)

  1. 安安陶醉吧人类 转载了此文字
  2. 卿安陶醉吧人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