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郑徐】落幕

北城有巷:

.看到标题就知道搞事情
.就一个小短篇,发完就跑
.算是只有风来过的前文
.癌症梗垃圾文笔慎入
.我不会告诉你们写这篇是为了把短篇合集搞到万字。

     夕阳大片大片倾倒在木地板上,映在玻璃杯上的火红落在徐景熙眼底。
  他躺在床上,从被子里露出的胳膊无力的搁浅在床沿,纤细而苍白。吊瓶里的药还在顺着管子往下滴,从手背上的针眼流进他的血管。
  门被推开了。
  “今天起的这么早啊。”
  郑轩提着从蓝雨食堂打的饭,向他走过来。
  “……郑轩”
  沙哑的声音从嘴巴里迸出。
  “我是不是就要死了。”
  “不可能的,景熙。”
  郑轩把饭放在桌子上坐在床沿,牵起徐景熙的手。这双手曾经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成就了蓝雨最好的治疗;这双手曾经执笔写下他们的点滴;这双手曾经抚摸过他的脸颊,他的胸膛。现在却只剩了骨架撑起单薄的血肉,白的没有一丝生气。
  “不可能的,景熙。”
  郑轩又低低的重复了一遍。
  “你别骗我了,郑轩。”
  徐景熙以前很喜欢郑轩把玩他的手,温热的触感在指缝摩挲,不过现在,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癌症晚期,能有多大的几率活下来?”
  “我不怕死的,我只是很遗憾啊……没能和你一起走到人生尽头……”
  徐景熙看着窗外,十八楼的窗外,依稀可见整个城市的缩影,夕阳已经落幕,只剩了灰蒙蒙的天空笼罩着麻木的城。
  郑轩没有答话,只是打开了保温盒,把筷子摆好放到徐景熙面前。
  “快吃吧。”
  他坐在了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又想到徐景熙的身体,还是把烟掐了。
  “没想到我不在,你都会抽烟了。”
  徐景熙苦笑了一下。
  “总会变化的。”
  残留的烟雾熏红了郑轩的眼角,薄薄的水膜在眼里打转,他狠狠吸了一下鼻子。
  徐景熙僵硬的吃着饭菜,想起了从前的快乐。他和黄少两个半夜偷偷摸摸翻墙吃夜宵,他被队长拉过去询问怎样才能追到黄少,他和宋晓在食堂抢鸡腿,他为了最喜欢的职业选手和李远打了一架,他帮小卢抄写课文……郑轩,还有郑轩,半夜跑出来压马路,为了新开张的一家餐厅赶着末班车回来,开车去郊外看星星,一起养了一只叫胖球的猫,放在窗台边的猪笼草和天蓝色的勿忘我,新家里的矮脚茶几是他们一起挑的,郑轩的白衬衫是徐景熙的,他们都喜欢用的栀子花味沐浴露,回忆太过美好,压的他有些透不过气。
  但是,命运总是出其不意地转一个弯,将我们带到一个压抑而绝望的陌生地方。他躲不掉,郑轩躲不掉,谁都躲不掉。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体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张病历表被撕碎,白纸零零散散飘在地上,像极了过去的葬礼,什么都没了。没有招呼的退役,没能收拾好的新家,繁多的手术,杂乱的药品,这是他的余生。
  “郑轩……我想去看星星。”
  “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我想去看星星。”
  “好吧……压力山大。”
  夜晚的风吹起徐景熙的发丝,他眯着眼睛往车窗外看。郑轩不敢让徐景熙再去挤地铁跑步,干脆开着车带他去了他们经常去的郊外。
  今晚的星星只有零星几颗,有气无力的挂在天上。徐景熙坐在草地上,把头搁在郑轩肩膀。
  “想和郑轩一起去旅游,开一家咖啡店直到你跟我都老的走不动了啊……可惜没有可能了。”
  “我是不是很渣啊……说好和你白头偕老……但是……”
  “我死了……你可要赶紧忘了我啊……”
  泪水打湿了郑轩的衬衫,他把外套给徐景熙披上。
  “别说傻话了景熙,真是压力山大,你不会死的。”
  “别安慰我了,我希望我死的时候你们都不在,这样就会更快的忘记我了吧?”
  “徐景熙我不会让你死的!”
  郑轩有点歇斯底里,即使他知道事情已经成定局。回过神来,他缓和了一下口气。
  “医生说还有多久。”
  “……”
  “景熙你不会死的。要死,你也得死在我身边,不能离开我。”
  他们都没有说话,却又都在为这最后的承诺努力。
  最后的判决还是来了。
  偏偏是个晴朗的早晨,阳光透着水雾笼罩大地,徐景熙被推进了手术室。
  从早上六点一直到上午九点,郑轩坐在门外一动不动,陪着他的还有蓝雨的队员。
  手术室亮起的灯,灭了。郑轩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心里在那一刻变得空荡荡。
  被单下苍白的手,灼伤了他的心。
  属于徐景熙的一切终是结束。
  他和他的爱情就此落幕。
  
  
  

评论

热度(65)

  1. 安安北城有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