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方叶】君君莫笑很猥琐 25

黑白电视:

前文地址


叶修先过去把电脑电源开了,然后换背心踩拖鞋又坐回位置边上,屁股刚坐实魏琛就问他:“对了老叶我之前就在想了,你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忙啊,主任找你又干嘛来着?”


叶修动了动鼠标,说:“和我说学分的事情。”


魏琛问:“加?”


“不然还能减?”叶修笑了笑头也没回。


魏琛咂舌:“至于这么拼么?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乖?你学分都满得够你在这儿读完研究生了吧,再多也没法存银行啊,干嘛还跑去给老冯他们带崽子。知不知道隔三差五就得听你闻鸡起舞,我懒觉都睡不踏实啊。”


“担心自己吧,主任刚还特地让我提醒你好好学习,成绩表都快成折线统计图了。”


“别,别和我提这茬。”魏琛瞪着眼睛逃避事实,“我英语多惨烈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理科的男人学什么文啊。”叶修复述他的座右铭,“英文水平够写代码不就够了。”


“可不么,刚来那一学期居然还有语文,真不知道当初报理科都是为了啥……”魏琛嘀咕着就听后面计算机排风扇嗡嗡响,“说起来你好久没跟着我们开荒了,今天也没空?”


“最近都没空了,准备夫妻大赛。”叶修一扯包装袋一边说。


“可以啊老叶,感情挺好啊。”魏琛听着就开始乐,“都准备打比赛了,他要知道你是男人可怎么办?”


叶修沉默了几秒钟,突然就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大概会觉得恶心吧。”


“别怕啊,真闹起来了我看也没几个人打得过你,现在先得过且过着呗,挺好。”魏琛说着说着就笑,把烟瘾都从肺里挤出来,带着烟盒溜进厕所去了。


叶修没搭理他,把餐盒开了,看着上面颇具后现代外卖风格的油烩餐,空荡荡的胃突然就阴阳怪气地蠕动起来。他想了想又把筷子放了回去,点击了荣耀的图标。


【系统】您的情缘[君莫笑]已上线。


叶修上号的第一反应就是先看看好友列表。其实叶修本来是没这习惯的,但自从和方锐结婚以后这小动作就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


海无量的名字霓虹似的亮在窗口,叶修等了几下也没见它跳起来,心里有点儿纳闷。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今天表白么?再看看邮箱和频道,不在线的时候也没错过谁发来的留言,倒是旁边的工作号一视同仁地给他发来了小广告。


亏他今天还吐沫横飞说了那么多有的没的,回寝室路才几百米就都漏完了?方锐别是胆上长了穿孔。


他一边有点心狠地想着,这头私聊终于跳起来了。


【私聊】海无量:夫妻大赛我们还没报名吧?

【私聊】君莫笑:嗯,还没有。

【私聊】海无量:那你应该没看见网页板块上写了什么吧?


叶修头一次见方锐能把一句话说得这么磨叽加踌躇,隐约就觉得哪里不对,一边说“你等等”一边就把网页打开。


夫妻大赛算是荣耀比较下功夫做足了噱头的活动,宣传力度自然不小,可比起满满当当的横幅更吸引叶修的是几个被顶得发紫的帖子,不论标题还是内容都让人熟悉极了——《本届夫妻大赛令人唏嘘,祭奠再也看不到的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


魏琛吸完尼古丁推门而出的时候,被叶修的表情吓了一跳。


他走到叶修边上,说话的声音都不由自主降了几个调:“怎么了老叶,你表情不大对啊?”


“没事。”叶修说,“有空吗?”


魏琛一听这话就站直了:“有空,怎么,要帮忙?”


“帮我倒杯水,”叶修把自己的水杯递给他,“要热的。”


魏琛不明觉厉地端着杯子走了,叶修听着饮水机里咕嘟咕嘟的声音吸了口气。


【私聊】君莫笑:你都知道了?

【私聊】海无量:听他们说了一点点。一叶之秋……以前是你的账号?

【私聊】君莫笑:嗯,我以前是嘉世的。

【私聊】海无量:我听说过这个ID,知道后来因为嘉世的原因换主了。

其实他之前也看到过这个消息,在子公七堂发的帖子上。但当时他没想那么多,或者说并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私聊】海无量:我没想到……原来你那么厉害。

魏琛默默把杯子放到了叶修左手边,雾气在杯口云一样地翻涌,他看了看叶修没有说什么,转身回自己位置了。

【私聊】海无量:我就看了这些,其他的……我想听你说。

【私聊】海无量:可以告诉我吗?

【私聊】君莫笑: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私聊】海无量:我比较想听你说。

叶修叹了口气。

【私聊】君莫笑:我之前的账号卡确实是一叶之秋。

【私聊】君莫笑:不过因为某些原因,现在我的号是君莫笑,一叶也换了主人。

【私聊】海无量:这次一叶也要参加夫妻大赛。

【私聊】君莫笑:嗯,我看见了。

【私聊】海无量:可能也会参加之后的全服大赛吧。

【私聊】君莫笑:会吧,毕竟是轮回。


说到这里话题有些进行不下去了,饶是叶修运筹帷幄,可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有错,欺瞒在先,不容否认。


方锐他……知道自己一心以为的女孩子其实是男人,又会怎么想呢?愤怒?难以想象,总觉得安在方锐身上像狗尾续貂一样不堪、不配,怪异而离奇。他简直想不到方锐震怒的样子,或许失望与沮丧更有可能。


他会怎么反应呢?叶修缄默着,等待最好和最坏的下一秒。无论如何,至少别是漫长的沉默,总觉得会将寂寞都与迟暮一起延伸到地平线,铺满沥青路与康庄,越是追逐离得就越远。


他端起刚才魏琛给他灌好的热水,捏着把手也感觉到那不容置疑的热度穿透皮肉,顿时就苦笑起来——他怎么就高估了魏琛的贴心程度,说要热水,他就死脑筋到一滴冷水也不加,简直身体力行地遵循着理科男在人心目中的印象。


还灌得满满当当,叶修想丰衣足食都没法往里头掺,杯子举了举就又放下了。


【私聊】海无量:所以我想说,之后的夫妻大赛……


叶修的心中咯噔一下,分明地感受到拴紧心动脉的绳索断了,于是脏器咣当一声掉下去。


该怎么说呢?倒不是没想过败露以后的事实,人妖玩弄感情的段子在喜欢上方锐以后就彻底从叶修的笑点中排除了。据说男人只有天生直和天生弯,两者不能共通也不能互逆,他实在猜不准方锐是哪一种,虽然即使游戏上死情缘了现实里他们还是能友好地维系着前后辈情谊,叶修的追逐并不会就此停止。


但是,他不舍得。至少这一刻的方锐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心甘情愿的,与皮囊驱壳都毫无干系,只是两个灵魂纯粹的吸引,尽管脆弱缥缈,可澄澈无比。


【私聊】君莫笑:我不是存心隐瞒你,只是如果开始就知道事实的话,你绝对不会把我往哪个方面想吧。

叶修屏息凝神,十指如飞。

【私聊】君莫笑:不论你怎么想我,我都要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思从来都是很严肃的,不是开玩笑。

【私聊】君莫笑:如果你对我的性别感到不适,对这份关系也难以接受的话,我可以放弃这次的夫妻大赛和你回到开始的关系。

【私聊】君莫笑: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留在兴欣,留在这里。


说完了。


叶修按下最后一个回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指有点僵硬,类似血液不通又类似关节生锈,但是心里很痛快,不用忧心忡忡地想方锐发现以后会如何,此刻摆到台面上,他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如释重负。


但是等着方锐的答复,他是不可能,也做不到心平气和的。


叶修深呼吸着搓了把脸,揉了揉,再挠头发,最后才把气吐出来,看向屏幕。


【私聊】海无量:虽然我的水平还是不行,也没参悟透气功师,但是我会加油的,我会让每一个人都看到你的实力,让他们知道我们在一起就是无敌的,有我在,冠军没跑了!

【私聊】海无量:……

【私聊】君莫笑:……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私聊】海无量:什么,你是男的???


评论

热度(123)

  1. 安安黑白电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