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全职】【苏沐秋X你】当归未归(上)

易安清风:


*这一篇的主视角为“你”,下一篇主视角为苏沐秋。
*人不如故,择日当归。
然。
良人始未归。
*上一条写得不好,但我还是贴了。算是标题注释。第一句来自天三《当归》视频。
*张嘴吃玻璃渣【第一遍写的是张嘴吃刀子但怕你们噎着就改了你们信不信】
*写作时的BGM:《葬春》
*相关小段子:
【全职男你】像我,男票打游戏稳得一匹


【幻想】
    “啧,这个副本有够难的。”叶修看着屏幕上下滑速度惊人的血条,皱着眉一点也不敢松懈,但也没有慌张——苏沐秋听得出他的键盘敲击声一点没乱。
    苏沐秋操作沐雨橙风出了竞技场,问:“要不你先退?我等会儿来帮你。”
    “我还不信过不了了!”叶修掀起嘴角笑了笑,手上动作未停。
    苏沐秋闻言,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目光紧锁叶修的电脑屏幕。看了一会儿,他确定了,这个副本不打配合会很没有效率,更何况嘉王朝这支小队的远程输出不给力。叶修这次推记录,悬。
    唉,早知道就不去竞技场给沐雨橙风换手炮了。苏沐秋心里后悔了一秒,然后马上让沐雨橙风跑去副本门口。
    果不其然,叶修的队推记录失败了,霸气雄图依然傲居榜首。
    “叶修,让我进。再来一次,按我们昨天晚上研究的那样打没问题。”苏沐秋一边将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戴上一边说。
    被踢的元素法师本来有怨言,但看到新加进去的枪炮师的ID就服气了——这位大神的大号“秋木苏”可是荣耀第一神枪,还是枪系精通,相比而言自己真的很水。
    这一次出众的配合让副本进程变得顺利无比。却邪上挑,炮火紧随,炫纹在一片光影中流动……若是旁观,这真是一场华丽的视觉盛宴。在这过程中叶修和苏沐秋一次交流都没有。
      这样的默契怕是一生都难遇见一次。
      二十分钟后,副本结束,记录第一。
    “干的不错。”叶修心情很好,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刚才你那个天击放早了吧?”苏沐秋却指出了刚才的问题。
    闻言,叶修也严肃起来,点点头:“我发现了。”
    “还有啊……”
    “我还发现,你再不走约会就要迟到了。”
    苏沐秋愣愣地瞥了眼时间,然后蹦起来,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怎么这个时候了!”
    见苏沐秋慌了手脚,叶修继续调侃插刀:“她高考后第一次约会啊,你居然迟到啊,啧啧啧……”
    “叶修你他妈……”苏沐秋额角青筋跳了跳,但他还是忍住了。他抓起手机就要往网吧外冲,还是觉得不能忍,返回来补了一句:“帮我下线,晚上,竞技场不见不散。”
    “好啊,我等你。”叶修随意地挥了挥手。
    苏沐秋跑出网吧的那一刻被迎面而来的热浪惊到了,想到你可能在室外等他就更着急地朝约定的地方赶去。


【造梦】
    “踏踏踏……”
    凌晨刚做完一台急症的手术的你又接到了一台紧急手术,你顾不上疲惫,换了身工衣就跑回了手术室。
    见你跑来,送病人来的急诊刘医生赶紧给你解释情况:“这个病人是在聚众斗殴中被波及的路人,听说是为了保护女朋友才挨了刀子。胸部中刀,穿透性心脏损伤。”
    急诊人手不够你已经知道了。你立刻对跟着你的实习生吩咐:“赶紧准备,马上进行开胸心脏修补术!”
    “是!”
    “赵医生,请你辅助我!”
    “好!”
    你正要进手术室,却被一个身形摇摇欲坠的女性拉住:“医生……求求你……救救他……求求你……求求你……”
    眼前梨花带雨的面容突然和十年前的那个崩溃的少女的脸重合。
    你丝毫不怀疑这个女人会做出下跪这个动作。
    于是你及时地安抚了她:“放心,他会没事的。”
    病人必须平安无事。你这样对自己下命令。
    然后你跑进了手术室,投身于和死神的鏖战。
    苦战三个小时后,手术成功。
    你脑中紧绷的那根弦蓦然松弛。你眼前一黑,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花医生!花医生!”
    ……
    你醒来时你正躺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床上,身上还穿着带血的工衣。
    得,又得换。你第一反应就是嫌麻烦。
   “两台困难手术间隔时间四小时,但听说你还是零失误,花希笛,大哥,你真是个超人。”有人说话了,男人的声音。
    你目光一转,看清了说话的人,笑了笑:“孙淼啊。内科很闲哈?还有心情到我们外科这里转悠。”
    “听说你晕倒在手术室了,就来看看你。”孙淼说,“你是不是故意晕的啊?听说病人女朋友一直哭着说要感谢你来着。”
“受不住受不住。我只是怕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罢了。”你笑着摆摆手,闭上眼,自然没看到孙淼微变的脸色。
    过了一会儿,孙淼声音滞涩地说:“对啊,你学医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对啊。”你静静地微笑起来,“那天接到沐橙的电话,说沐秋出了车祸正在抢救的时候,我感觉天都要塌了。我一直跑啊跑,跑到要断气了,终于到医院了。看到叶修和沐橙一脸凝重,我真的感觉自己在那一瞬间就死掉了。幸好,他俩只是骗我,沐秋好好的。当我听到他说'希笛,对不起'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亮了。那真是比他的告白好听上千倍,上万倍。”
    “是啊……不过还是吓得你把志愿填成了医科大。我还记得当时花老师一直期待你去数学系,结果知道你志愿录取后差点和你断绝父女关系。吓死宝宝了。”孙淼像是心有余悸一般地摸摸脸。
    “反正他也不是一个好爸爸,断就断呗。”你嘲讽道。
    你爸爸是个数学痴,也是数学方面的人才,但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为数学家,只能在H市当一个高中数学老师,再得几个高级职称。他不甘心,于是他试图把他的狂热嫁接到你的身上。比如你的名字,花希笛,正解是“希尔伯特”和“笛卡尔”,两个伟大的数学家。你的确有天分,却不喜欢被强迫。所以在你眼里,他根本没资格当父亲。
    但也正因为父爱的缺失,所以你才会沦陷于苏沐秋的尊重和关怀。
    时至今日,你也分不清对父亲的爱与恨了。
    “说,说起来,要我给苏小哥打个电话吗?我担心你一个人回不去。”孙淼转移了话题。
    “不用啦!他比我还忙的,就不打扰他了。”闻言你只好坐起来,举双手投降,“我马上回去休息,这样可以了吧?”
    “……那还不滚。”孙淼笑骂一声,转身走出办公室,顺便带上门。
      你换成常服,晃晃悠悠地离开科室。
      在医院大门口,你看见了苏沐秋,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灿烂的阳光笼罩着他,但周围景致突然模糊,锐化的轮廓清晰地映入你眼中,连同他清俊的容颜和看见你时浮现的浅薄笑意一起。他像捧在手心的凉水,温柔又纯粹,温软了他存在的空间。
    “沐秋……”你睁大眼,急忙朝他跑去,然后心安理得地扑了个满怀,“你怎么来啦?嘉世那边这会儿不训练吗?”
    “我心里感觉到你现在特别需要我,所以我来了。”苏沐秋宠溺地笑着揉揉你的脑袋。
    “无聊,又是心灵感应……”你撇撇嘴。
    然后你说:“沐秋,今天登一下秋木苏陪我打竞技场吧?”
    他歉然道:“接了你之后我要马上回去继续训练。希笛,对不起。”
    你有些失落,但很快振作起来,对他说:“好啦好啦,下次啦,回家吧!”
    他眉眼弯弯,说:“好。”
    你余光瞥见一个表情错愕的保安,扭头对他露出善意的微笑后,和苏沐秋手牵着手走了。


【疯魔】
    医院的保安觉得自己刚才看到了非常诡异而不可描述的一幕。
    他目睹了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小姑娘突然加速奔跑起来然后停下像打了鸡血一样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像在跟人对话。
    但是她面前没有人。
    她面前只有空气。
    看着小姑娘那一脸幸福的样子,保安突然觉得头皮发麻,背脊发凉。
    到底是这小姑娘疯了还是他自己疯了?
    保安开始怀疑人生。
    目送小姑娘和空气牵手离开,保安害怕地和同事分享了故事。
    谁知同事非常淡定:“你看到的肯定是外科的花医生。”
    “我的天!那个很出名的花医生?”保安再度怀疑人生。
    “没错。我这里有个小道消息,你别乱说啊!听说她高考那一年,男朋友出了车祸,医院全力抢救了,还是没救回来。我还听说,花医生是从两年后的清明节起就说自己男朋友没死,还是什么电竞选手……哈哈,直到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想不到吧,我们医院的'圣手'居然是个疯子。也是那些领导不知道,不然她早就被辞了。”
    疯子啊。保安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那个样子,哪里像个疯子呢。
    你做成功的那些手术,哪是一个疯子能做到的呢。
    但果然……好可怜啊。

【歧途】
    你面无表情地让召唤兽把对手打爆,看荣耀弹出,然后转头看着旁边的座位。
    “……累得睡着了呢。今天训练很辛苦吧?”
    但你硬生生止住了自己拿外套披上去的动作。
    最终你认输一般长叹一声。
   “我知道,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
    你这样开启话题。
    “我其实清楚得不得了,孙淼是太善良了,才会陪我演这一出戏,演了八年。”
    “你……早就死了对不对?在十年前那场车祸后,你就死了,对吧。”
    十年前的夏天是你这辈子遇到的最冷的夏天。明明当时跑得要断气,汗流浃背,你仍然觉得寒气在骨头的缝隙间流窜。可当你拖着半条命来到医院,映入眼帘的是崩溃的苏沐橙和眼睛很红的叶修,他们面前躺着一个盖着白布的人。
    好巧,那个人右手上的手链和你去年送给苏沐秋的生日礼物一模一样。
    对了,苏沐秋,你在哪里?
    你茫然地四下张望,没有看到他的人。
    于是你去拉了一下叶修。
    你问:“他呢?”
    那双一向透着慵懒的双眼此时蕴含着最沉重的悲伤,你恍惚间以为那是死神的双眼,接下来死神将要对你做出审判。
    “……苏沐秋,她来了。”叶修却转头对躺着的那个人这样说。
    他在说什么?他在看谁?听不到看不到啊,完全,失去感觉了……你后退一步。
    “……对了。这条短信,是他当时还有意识时盲打出来的,但,没发出去。给你的。”
    木讷地接过屏幕碎掉一半的手机,你看见了那行字。
    “希笛,对不起。”
    世界顷刻间彻底寂静,时间也不再前进,整个宇宙似乎都土崩瓦解。
    苏沐秋我不原谅你。你想这么说。
    可最终你只是缓缓开阖了一下双眼,然后掀开白布,最后一次端详那张你最爱的脸,轻轻吻上还染着血的惨白的唇。
    ——“花希笛,为了一个死人你改志愿,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满意!”爸爸查到录取结果后气得吹胡子瞪眼。
    ——“看你这样子,早知道当初我就不拉你进荣耀坑了。”孙淼在你身后悄悄嘀咕着。
    ——“你还要用幻觉折磨自己多久?”叶修质问着你。
    ——“姐你其实可以出去走走……不是有个说法嘛,世界另一头一定存在着另一个我,过着我想要的生活,没准儿沐秋哥哥就是这样呢。”紧紧捂着你手腕上的伤口的表妹曾这样说。
    ——“希笛姐,你别这样,哥哥会难过的。”苏沐橙说完给了你一个拥抱。
   “……”
    你低下头,将表情藏在阴影里。
    “叶修说过,我在用幻觉自欺欺人。”
  “如果真的活在幻觉里,如果真的能欺骗自己……那也,好啊……”
    “可是啊,我不是身处幻觉里,而是活在地狱。”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秋木苏大神,师父,你实话告诉我,我同学之前用这号做过什么???我今天被杀了十次了!还是八个不同的人!!!简直是噩梦!”
    ——“……你可以百度一下。”
    ——“哦。可是啊师父,我一切开界面又被杀了。冷漠.JPEG我想退游了。”
    ——【玩家秋木苏对你提出组队邀请,是否接受?】
    ——“我来找你,你呆着别动。有我在就不用怕了。我会罩着你的。”
    ——“假如是群殴呢?”
    ——“我有全职业帐号卡。而且有很多朋友。”
    ——“向大佬低头。”
    ——“只要你身陷困境,无论是哪里,无论多么像噩梦、地狱,告诉我,我就会去找你,然后保护你。”
    ——“假如你不在线怎么办?”
    ——“那就QQ找我,或者打电话给我。无论我在做什么,都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我一定会去找你,你只用做一件事,就是等我来。”
    几声枪响穿越了十年的光阴,直达你耳畔。赶来救援的神枪手装备破破烂烂,但就是有种意气风发的劲,偏让你想到驾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苏沐秋……”这三个字脱口而出时,你清晰地听见了什么东西分崩离析了。
    “我已经喊了一万遍、十万遍你的名字了。
    “现在的我,活在比地狱还可怕的噩梦里。
    “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
我得了一种写刀就酣畅淋漓写糖就卡成废人的病。_(:з」∠)_
先观望态度,因为自我感觉下一把玻璃渣 也要玩心跳(﹁"﹁) 
希望我心中的伞哥不会被说成是OOC

评论

热度(27)

  1. 安安易安清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