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

【全职】【邹远中心粮食向】花繁似锦

越岚是一只王吹:

1.      

春城昆明又迎来了一个冬日。

冷风簌簌地直往人脖子里灌,明明是下午,太阳就已经慵慵懒懒地消极怠工起来。路人纷纷裹紧了外套,行色匆匆地在街道上穿行。

一个缩在连帽的黑色卫衣里的身影,却悄悄地在一个建筑物前驻足下来。身边有人低着头快步经过,一不留神便与此人撞了个满怀,还未来得及等他抱怨两句,就听那人甚是好脾气地先一步开口:

“抱歉。”

路人见他态度如此良好,顿时有些讪讪然,把嘴里刚要爆出的脏话硬生生吞进去,撂下一句:“干什么呢这是,杵马路中间。”就斜了个白眼走远了。

那人倒也浑不在意,站在原地略略迟疑了一下,便提步向自己观望了许久的建筑物走去。

 


“小远?”

冷不丁地听到这一声叫唤,邹远扭头循着声望过去。

自从自己退役以来,能这么叫自己的,除了还在队里担任指导的于锋,就只有数年如一日在门口传达室坐镇的老胡了。

老胡——现在战队人都叫胡大爷,穿了一身洗的发灰的黑色棉外套,俩手缩在袖筒里,推开传达室门的刹那猛地瑟缩了一下,回身拿了个棉帽戴上:

“人老喽,昆明最近这风大,咱老骨头禁不住。”

邹远笑了笑,没有接话。

时光的流逝在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印记,他心里清楚,这是老年人对自己身体的自嘲,又何尝不是对年华不再这一现实的妥协呢。即便是再意气风发的少年,也总会有老了,折腾不动的时候。

老胡早些年精神气十足,当自己还在战队的时候,听他站在传达室外中气十足的一声喊,“谁的外卖到了”,那动静,比队长训人的声还大。等他颠颠地替外卖小哥把点的餐提溜上楼,还得跟着嘱咐一句,“年轻人少吃外卖,不健康。”

又或者某队员是在传达室收快递的时候,他的一句,“咋老买网上的东西,都说质量不好。”

战队里每个队员,上至队长,下至训练营练习生,都得过他一句“指点”。如此,老胡算得上是百花战队里最老的一拨人了,看着这人来人往,队长几番更替,唯他一人岿然不动,凭这楼前花开花落,细想下来竟然有几分寂寞。

算起来,有多少年了呢?

百花战队的大楼明显是新翻修过,漆着相间的米色和红色。楼前的一片花坛被人精心地修剪过,种类繁多,绿叶衬着五颜六色的花,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种类的花轮班绽开。而现在,一丛丛万寿菊仍旧在风中怒放着,浑然没有入冬的自觉。

见邹远不吭声地立在门口,四处张望着战队的新貌,老胡也默默走过去和他并排站着。两人盯着眼前的大楼,一时无话。

“回来看看?”倒是老胡先一步打破沉默。

“嗯,回来看看。”邹远似乎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冲老胡歉意地笑笑,“这儿变化太大,都看入神了。”

“嗐。”老胡咧了咧嘴,“你走了这么几年,咱这修的可挺勤的。

“哎哎,不说这个了。今天小于不在里头,嘶,队长小曾应该在,你要进去看看聊聊的就直接去,进门上三层,老地方。”老胡遥遥地伸手一指,扭头往传达室走去,摆摆手示意邹远自便就好。

老胡口中描述的老地方正是队长办公室。这个曾经是邹远最为熟悉,却又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

 





2.      

邹远走进百花战队的大楼,并没有依言直上三楼,而是拐了个弯儿,在翻修后的楼里闲步逛着。

这段走廊熟悉而陌生,两侧的墙壁重新装点过,一路上挂着装裱好的,百花战队创立以来的核心角色账号卡的概念海报。

邹远放缓了脚步,慢慢踱着,从百花缭乱走到了巨幅花繁似锦的海报面前。他怀念似的眯了眯眼,细看下来,发现角色的不少银装已经换新或升级,画面上的花繁似锦摆出一个将要扔出弹药的起手姿势,眼神凌厉,锐不可当,俨然的战队当家核心的模样。

而一旁,则挂着几乎占满一整面墙的双人海报——花繁似锦和落花狼藉。两个角色一前一后,狂剑士提刀在手,勇猛地冲在前方,而背后的弹药师则用炮火掩护,为狂剑士轰开冲锋的路。而海报下方,写着一行字:

“花繁似锦&落花狼藉——第十二赛季最佳搭档”

邹远仰起头默默看着图上意气风发的双人组合,嘴角逸出一丝略带怀念的笑容。狂剑士手中的武器泛着冷光,背后的硝烟弥漫,炮弹如烟花一般绚烂绽放。邹远好像在欣赏,又好像透过它看向过去的时光。

突然,一阵喧闹声传来,有少年人迈着独有的轻快步伐向着这边跑来,成群结伴,笑闹声不断。想来是训练营里面的孩子们吧,这个时间……好像刚好结束下午的训练,也难怪他们这么着急地去外出觅食了,邹远想着,又笑了笑摇摇头,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

一拨一拨的训练生们如潮水般经过邹远,又如潮水般散去,他们忙着结伴去放松一下训练后紧绷的神经和疲累的双手,没有人特意去理会这个站在走廊里默默驻足的陌生人。


 

“请问,您是邹远吗?”

蓦地,一个迟疑的声音出现在耳畔,少年的声音干净,带着面对生人时发颤的尾音。

邹远转过头,看向身侧的少年。

“嗯,我是。”

“真的是您?邹远前辈!我……我刚才看到就觉得像……”少年的声音陡然拔高,带着语无伦次的激动和惊喜。

邹远笑了笑,没想到自己退役这么些年来,还有人记得并且认得出自己。他看向兀自兴奋的少年,柔声接下话来:

“你是百花训练营的训练生?”

“嗯嗯!我是,我的职业就是弹药专家……”少年的红扑扑脸上有些羞涩,眼神中却带着炽热,看得出对自己的职业的热爱与自豪,“……我特别佩服您!您是我最喜欢的弹药专家选手!”

“咦?”听到这句,邹远错愕,“我?难道不是张佳乐前辈吗?或者……郑轩?”

“是真的!我真的非常敬佩您!”少年连忙摆着手解释,脸色涨得更红,生怕邹远误会自己是刻意逢迎。

“咳……”邹远见到少年这般模样,退役多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吹捧,他心下有些暗喜,又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掩饰性地把手抵在唇边轻咳一声,不太自然地说:

“呃……其实在弹药专家里面,我的风格不是很突出,也没有什么……”邹远以为,这个少年恐怕刚进训练营不久,所以才会倾向于优先喜欢自己战队的前辈,而张佳乐之于百花又是令人又爱又恨的存在,所以才……

“不是这样的!”少年突然坚定了神情,直直地望向邹远。

“前辈你早期的弹药专家风格是很少有的强硬,单挑方面会更适合一些,在团队的话容易和另一个主攻手产生冲突,但是弹药专家作为远程攻击手在正面团队战中存在劣势,所以在实战的配合中……”

强硬?是在说自己吗?

邹远有些恍惚,不太习惯被一个还未出道的少年直言分析自己曾经的战术打法,也不太习惯自己放弃了这么久的风格就这样被血淋林地剖析开。

自己曾是强硬的吗?

 





3.      

是了,还未出道时候的邹远,也是意气风发的。

他仰慕张佳乐前辈的弹药专家,小心翼翼地填写了百花战队训练营的报名表,期待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拥有一个弹药师角色,骄傲地站在比赛场上,赢得属于自己的荣耀。

其实相对团队战来说,他更喜欢单挑。

他习惯的打法,是让一个远程职业巧妙运用着纷繁绚烂的弹药,强硬地将对方逼的毫无还手之力。而不是掩护,配合,引领一个团队的战术走向。

 


“我说老邹,你一个弹药师怎么打的那么狂放,我去,你还剩几个技能能用啊?”唐昊一边操纵着屏幕上的流氓角色左闪右避,一边大声冲邹远嚷嚷着。

“没事,在技能用完之前,我就能打败你了。”邹远平静地说,只是唇边的一丝狡黠笑意泄露了他此时的真实想法。

“我靠,又输了。tm的我一个流氓怎么能打不过一个弹药师啊!”

“哈哈哈,承让了啊流氓昊哥。”

“滚吧你!”

唐昊伸手给了对面邹远一拳,然后两人又拉扯着飞奔去食堂,抢着肉食窗口仅剩的几块排骨。

 


某种程度上来说,邹远的风格和唐昊是有些相似的,都是那么不顾一切地去前进、攻击,直至击败对方。

可偏偏,邹远是个软绵绵的老好人性子,偶尔开几个玩笑也不会让人觉得冒犯,而唐昊却时常容易暴躁,横冲直撞口无遮拦。

不过,这也是他们能在训练营时期就交好的原因吧。

 


要说百花训练营中人数最多的职业是什么,毫无疑问要属弹药专家。

邹远是其中的佼佼者。

也是,能在一众训练生中脱颖而出,进入候选选手名单,甚至有望在以后成为接手百花缭乱这样的神级弹药师角色,没有两把刷子是不可能的。

“你说,咱俩以后能不能也搞一个组合,叫……板砖开花?沙漠之花?”唐昊操作着手中战队提供的流氓账号卡,突发奇想。

“行啊,到时候你在前边正面进攻,我在后面给你掩护,咱就是第二个繁花血景!”

唐昊听邹远一说,眼中渐渐浮现出憧憬与雄心。可不一会,看着手中不过是被战队随意打造的平平无奇的流氓角色,心中刚刚燃起的火苗又倏地被浇灭。

“咱们队……也没有流氓当核心的先例啊。你看我这号,跟人家第一流氓唐三打的装备比,差距也太大了。”唐昊的声音显得有些落寞和沮丧。

“没事,你打得好了,说不定战队一高兴,就给你把呼啸的唐三打买过来了。”邹远察觉到唐昊的情绪,开始安慰鼓励他。

“也是。哼,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第一流氓”,拥有最好的流氓角色的!”唐昊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斗志,整个人散发着少年特有的,无所畏惧的光芒。

两个沉浸在畅想未来的少年,浑然忘记了 “第一流氓”林敬言还正值当打,而他们,不过是百花战队中最普通的两名训练生。

“嗯,一定会的!”

可是那样坚定的语气,那样蓬勃的朝气,那样风发的意气,让人不由得坚信,没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到的。

 





4.      

那时的邹远怎么也想象不到,不过是一次普通的训练营内部比赛,背后竟然有如此重大的意义。

当邹远如同往年一样,击败了训练营中所有弹药专家们,在这一次经理吩咐的突击比赛中拔得头筹,却意外地被经理叫到了办公室。

邹远虽然疑惑,但仍是整肃了一下神情,小心翼翼却又忐忑不安地敲开了门。

“小远啊,今天的比赛打得不错。”以训练生身份很少接触到的百花战队的经理,此时放柔了声音,一派和蔼地说。

“谢谢经理,我会继续努力的!”邹远诚惶诚恐地回应。

“我看了你的训练记录,你的发挥一直很稳定,基本素质也很好。就是技巧和战术什么的……还可以再磨练。”

“经理,您的意思是?”邹远敏锐地察觉到经理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吩咐,很有可能是让自己转正,成为正式的战队成员,拥有更多上台比赛的机会……邹远心中划过了一丝兴奋。

“内部消息,张佳乐队长决定退役,发布会就在这几天了。战队决定,由你接手百花缭乱账号卡,并……担任百花战队队长一职。”

 





5.      

“请问邹队长,对前队长张佳乐的退役,您怎么看?”

“邹队长,从您接手百花战队以后,战队战绩大幅度下滑,请问您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邹队长,今年百花战队是否有望冲击季后赛?您有信心吗?”

“邹队长,您觉得自己是否能驾驭好百花缭乱这个角色?”

……

在第八赛季刚刚结束的一场常规赛后,惯例是输的一方先接受采访,此时的邹远被长枪短炮的记者们团团围住,一个个尖锐的问题连珠炮似的向他发射过来。

邹远的眼睛因为长时间聚精会神盯着屏幕,现在又被闪光灯连番轰炸,不知怎的,酝酿起一丝热意。

他揉了揉眉心,饶是脾气再好,也不禁对第八赛季以来早已司空见惯的场合感到有些无奈与厌烦。

同时,还有着无尽的尴尬与嘲讽。记者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只无声的利爪,撕开他身上的每一层皮肉,连着骨滴着血,直至赤裸裸地被扔到大众面前,任由他们进行指摘,嘲笑,审判,不断地提醒他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这个队长,很失败。

然后,他小心保护,藏到了内心最深处的那一点骄傲,就这样,慢慢溶掉了。

 


“请问唐昊选手,您觉得邹远是否有资格担任百花队长一职?”蓦地,一个十分尖锐并且带着恶意的问题转而抛向了,正帮着邹远隔开疯狂的记者们的唐昊身上。

这个问题着实毫不留情面,甚至可以说是刻薄至极。

刚结束的这场比赛,虽然最终百花战队还是输了,可唐昊的表现不得不说是十分的可圈可点。

个人赛夺得一分,团队赛多次有亮眼的表现,并且站到了最后。在德里罗被对方三人围殴致死前,公共频道也没有出现“gg”两个字。

只可惜被这样一个战力不佳的战队拖了后腿。

其他记者听到这个问题,突然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连忙架起摄像机对准了唐昊的方向,翘首等着他的回应。

菜鸡队长和核心选手的正面交锋,想想就是一个吸引眼球的劲爆新闻点。

可是唐昊不耐烦地挥手挡开伸过来的话筒。

“他没资格当队长,难道你有资格?今天采访就这样吧!”

“邹远,我们走!”

 





6.      

“还在看?你不膈应的慌吗?”唐昊带着一身酒气,对一旁的邹远说道。

结束比赛后,二人找了家路边的烧烤摊,边灌着路边五块一罐的啤酒,边撸着加了不少调料的肉串。

自从两人都成为正式队员以来,或者说,邹远担任队长以后,二人就很少像这样在路边闲磕牙了。

“你少喝点,不然等会又得我扛你。”邹远低头默默刷着荣耀论坛,同时不忘嘱咐唐昊这个酒量不高的醉鬼两句。

论坛上,不出所料,一天之内就已经涌现了无数骂帖,清一色地在批判着百花战队在新赛季的糟糕表现,无数矛头指向了战队新任队长。

“张佳乐退役,亚军战队走向没落”“菜鸟队长别连累整个战队!”“强烈建议百花战队开除辣鸡队长!”“张佳乐滚了,百花战队后继无人,冠军是蓝雨的!”

这里面,有战队粉丝的冷静分析,也有的直接开骂,还有浑水摸鱼的别家粉丝踩百花一脚,无数飘红的帖子高高挂,好不热闹。

“卧槽,你还跟那群傻逼争个屁啊!”唐昊伸头过来,待看清了邹远的手机屏幕后,顿时恨铁不成钢地冲他嚷嚷。

“你这赛季比赛都打得那么好,还有人骂你,我得给你正正名,不用谢我哈。”

“卧槽,你也傻逼!”唐昊嘴里咕哝着骂了一声,狠狠地咬下一口手中的肉串,无声地嚼着。

 


其实唐昊何尝不知道,邹远当了队长后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百花战队队长,这个头衔就像一个馅饼一样,咣当一下砸到了邹远头上。

其实像他一样,甫一出道便承担队长职务的还有一个人,微草王杰希。变幻莫测的魔术师,骑着灭绝星辰,一往无前地冲破了新秀墙,带领微草打败了百花的繁花血景。那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其实邹远心里,也曾是有过那么一丝幻想的。他幻想自己也可以像张佳乐前辈一样,带领整个百花,勇往直前,甚至有可能创纪录地,触摸到那个失之交臂多次的冠军奖杯。

毕竟,他们早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约定好了要一起夺冠的啊。

毕竟,他们的少年热血还在沸腾着,没有被消磨干净啊。

可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因为,天才之所以成为天才,就是因为他们做到的事,难以被复制。

邹远本不是一个能够在关键时刻承担重任的人,甚至可以说,他不习惯于成为一个百花战队所需要的核心选手。

但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扛起百花战队,步履蹒跚地慢慢走着。默默地维护着战队中的每一个人,为唐昊正名,为大家加油打气

他尝试着改变,尝试着承担起战队的责任,尝试着像繁花血景一样给予主攻手配合和掩护,尝试着隐藏自己的锋芒毕露和不顾一切的爆发,哪怕被人嘲以风格疲软,难堪大任。可无论怎样,他都只能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啊。

 


“你说,我这队长是不是真的挺失败的?”

“嗯,还行啊……你看孙翔那小子,去了嘉世以后,都不管事的。”唐昊拙劣地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

“我是说和孙哲平和张佳乐前辈相比的话。”

“嗯……至少你运气比张佳乐好。”

“……你可真不会安慰人。”

 





7.      

唐昊离开百花转去呼啸的前一天晚上,队里举行了送别会。

邹远没去。

倒不是因为矫情到不敢面对,或者多么不舍以至于怕自己当场哭出来,只是那天,正好赶上邹远他二舅的五十大寿。

寿宴上,邹远一杯接着一杯地灌着酒,不拘他红的白的黄的,过来敬酒的,都来者不拒。到最后,自个儿捧着个酒杯,面上乐呵呵的,主动拽人,拉着就喝,搞到最后众人见到他转头就跑。

怕不是来了个酒鬼,众人心里这样想。

没人跟他喝,邹远一个人坐在一个空桌前,自斟自酌倒也喝得畅快。他也不吃菜,就是托着个脑袋,灌两口,傻乐一下。众人眼看着,好好的一个斯文小伙子硬生生给喝傻了。

等邹远神志不清地被父母兄弟们抬回家,家里人看着沙发上鼾声震天的自家儿子,不由得面面相觑。

“小远这是咋了?”

“平时也没见跟他二舅关系多好……”

“他二舅过个寿开心成这样?”

 


邹远心里清楚,唐昊的转会,与其说择木而栖,不如说也是一种退让。

他要把百花战队最核心的位置留给自己。

“我一个流氓呆在队里,不伦不类的。”

“老邹,我有机会操作唐三打了,呼啸要挖我过去当队长。”

“你好好打,百花需要你这样的弹药师,咱们……赛场上见。”

难道你忘记了,我们说好组一个组合,一起夺冠的豪言壮语了吗?

邹远默默把这话吞进心里,然后又默默地祝福。

恭喜你,我的好兄弟,好战友。你完成了你的宏愿,你有机会操作你梦寐以求的神级角色了。

第一流氓,唐昊。

咱们赛场上见。

 





8.      

送走了唐昊,百花战队迎来了他的新任队长,于锋。

战队送走了百花缭乱,转而重新为他打造全新的弹药师角色,花繁似锦。

邹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隐隐的期盼。

 


百花缭乱之于邹远,所蕴藏的意义不只是一个战队的核心账号卡,还有曾经的操作者,张佳乐前辈所带给他的沉重压力与阴影,他小心翼翼地在这个角色曾经华丽的荣誉之下寻求生存,这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而此时,崭新的角色仿佛赋予了他重生的机会。

他也是一个弹药专家,不同于百花缭乱的弹药专家。

 


在和于锋的磨合过程中,他们心照不宣地看起了战队提供的,昔日繁花血景的录像。

也不约而同地,在练习的过程中,有意修改了一些繁花血景配合中具有代表性的操作。

“这里,我觉得不需要往后走位,直接左前移动三个身位格,放闪光弹。”

“嗯,试试吧,我接应你。”

……

繁花血景无法复制,也不需要复制。

他们是崭新的弹药师和狂剑士组合。邹远努力放开自己,在配合上找回自己曾经的打法风格,也努力地学习配合策应,保证狂剑士作为核心在团队中得到最大的战力支持和发挥空间。

磨合的过程并不顺利,但是那又有什么呢?

没有了孙哲平、张佳乐、唐昊的百花战队,现在,是属于邹远和于锋的,属于曾信然、张伟、莫楚辰、周广义、朱效平。

那么多靠谱的队友在,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们必将为新的百花,开创属于他们的时代。

 





9.      

邹远突然有些回忆不起来,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场,客场对战轮回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呢?

擂台赛上,对手都有谁呢?

斗神一叶之秋,孙翔,同期的最佳新人。

剑客吴钩霜月,杜明,轮回主力选手。

枪王一枪穿云,周泽楷,叶修之后的荣耀第一人。

是谁,重要吗?

不,统统都不重要了。此时的邹远,眼中只有对手逐渐下滑的血条,还有让他想起就为之颤栗,为之热血沸腾的荣耀。

硝烟起,战火燃,弹药纷飞,百花绚烂。

那个强势的不给对手任何余地的邹远回来了。

这是他,不再是一个仅仅拥有好运气的新人队长,而是一个强烈地渴望着胜利的少年。

少年豪言壮语未曾酬,岂敢忘。

他不是天才,他或许没有办法像别人一样一鸣惊人,艳惊四座,可他也曾意气风发,也曾剑指天下,都是为了那一个共同的目标——

荣耀!

 





10.   

“第十二赛季最佳搭档——百花战队,于锋,邹远!”

 


“小邹,还在刷论坛呢?”于锋拿了瓶水递给邹远,在他旁边坐下,凑着脑袋看了眼他手中的ipad。

“嗯,于队,这次咱们战队表现的很不错,尤其是小曾他们,成长了不少。就是对兴欣那一场,咱们就差……”

邹远抬起头,蓦地对上于锋的视线,将未说出口的总结性发言又咽了回去。

 


二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不知是谁没憋住笑了一声,于是两人都不由自主地会心笑起来。

“于队,咱们是最佳搭档呢。”

“哈哈,是啊,这回虚空那俩鬼都没抢过咱们。”

“这么多年,最佳搭档终于又回到了百花……”

邹远感慨着,突然看到于锋正色看着他。

“繁花血景,不在了。”

“嗯,不在了。”

“属于百花的新时代开始了。”

“哈哈,早就开始了。等着吧,明年拿个冠军回来给他们瞧瞧!”

 


他们又笑了起来,弯了一双眼,仿佛看到了,他们目所能见的百花的未来——

就像这入了秋却也温暖如春的春城,处处可见的。

就像邹远的角色名字所寄托着的。

花繁似锦。


============碎碎念=============

这篇文章我想写很久了,邹远,还有他的百花战队就这样在我脑海中转啊转,于是一鼓作气写完了这篇,虽然有点虎头蛇尾(x

我是真的很喜欢七期生们,感觉他们最富有年轻人的朝气与豪气,邹远算是其中给人感觉温吞的一个,但我私以为,他也一定拥有属于自己的豪情壮志。

所以我写了昊翔粮食,同时也要拽着邹远小天使一起玩!

其实邹远,我在这篇文里私设可能比较多,害怕ooc,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虫爹的全职高手的魅力就在于,每个人物,哪怕着墨不多,但是都那么饱满,有可塑性,令人着迷。

我觉得邹远很复杂,但也很平常,他就像我们每个人。或许有某一方面突出的才能,因为游戏打得好就去做电竞选手,被选为队长也是因为有一定的能力。可是……他与天才之间的差别又是那么大,凭借努力所能达到的,可能有些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了。

我喜欢王杰希,他一出道就以魔术师打法惊艳全场,无人能比。然后他甘愿自折羽翼,天才蒙尘,然后令我们惋惜、敬佩不已。

可是有些人呢?他们没有上天赐予的突出才华,但也拥有一腔傲气与志气,他们曾有过辉煌时刻,也曾跌入谷底、自我怀疑,但他们从不放弃。所以,他们也拥有与天才比肩的能力。

因为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以及不嫌弃我这个明明是小黄文写手却写起了正经文章的拙劣文笔。

如果你看到这里发现我还没开车于是感到失望(x

那预告一下,圣诞节或者元旦会开车……



END



评论

热度(109)

  1. 安安越岚是一只王吹 转载了此文字